《大安京秘事(探案)》转载请注明来源:混混中文网hhzww.com

“二小姐,”元熙宁斟酌了一个称呼,“你一直在老夫人这边吗?”

朱清冉用手中绣帕沾了沾眼角,摇摇头,浸过泪的声音轻轻柔柔的:

“我一直在前院陪母亲迎客,原是想回自己院子换件衣裳,路上遇到常嬷嬷。嬷嬷说,祖母要用粥,想要我过来伺候,我才来的。”

她的泪水又如珠子般滑落:“我不爱喝糙米粥,便只喂祖母喝。谁承想,祖母……祖母才喝了几口,便……”

朱清冉用帕子掩住脸,泣不成声。

元熙宁凝了她几息,刚想继续问话,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止住了话头。

“我要带她们去一下内间,”她转向景明渊,“还要搜一下身才好确定。”

景明渊在厅里看着其他人,元熙宁一个一个地把她们带去内间,检查了衣袖、内襟等,最后把朱清冉留下了。

“我想着,当着下人的面不方便,才单独问你。”她指了指内间的软榻,向将将止住泪水的朱清冉:“坐吧,和我说说,老夫人对你怎么样?”

朱清冉怔怔地坐在软榻上,不答反问:“元姑娘,你这是……在怀疑我吗?”

“我怎么会怀疑你?我这是在帮你。”

元熙宁偏了偏头,扯起一个温柔浅笑:“你和我说清楚了,景大人就不会再问你了。你看你文文弱弱的,若是由景大人来审问,非得把你吓哭不可。”

毫不留情的给景明渊泼脏水。

元熙宁心里清楚,大宅院里的不管是女眷还是下人,都和之前东林镇那些百姓平民不一样。

这些人平日里少不了勾心斗角,心眼子更加灵活些,若是自己表现得太强势,她们难免会心生戒备。

倒不如给个好脸色,扮猪吃老虎,让她们放下戒心,说不定就会露出破绽。

朱清冉显然曾经听说过三重楼景大人的凶名,元熙宁这么一说,她就立马不质疑了,眨了眨眼问:

“那我和你说了后,就可以回自己院子了吗?”

元熙宁作出一副无能为力的表情:“我说了也不算呀,还是得听景大人的。”

“既如此……”

朱清冉垂下双眸,轻叹着开口:“我前两年才搬进了望溪院,这之前一直是在祖母膝下养着的。母亲她……身子不好,带着姐姐顾不过来。

“祖母亲自照顾我衣食,教我读书写字,我同祖母最亲了。不知道是谁……要害祖母,连我那碗粥也……”

说着,她好像被吓到一般瑟瑟抖起来:“元姑娘,若不是我不爱喝那糙米粥,怕是我也已经……祖母待人一向和善,我也不曾害过谁,到底是谁给我们祖孙下毒!”

她又抽噎几声,再度落下泪来。

元熙宁坐在软榻旁的绣凳上,看着这幅美人落泪图。

朱清冉与她姐姐的明艳五官不太相似,是江南女子那种柔和清婉的长相。

此时她哭得梨花带雨,拭泪的素手莹白如玉,留着三分长的指甲,俏丽柔美。

元熙宁静静看了几息,才伸手拍了拍她:“好了,别哭了。你之前说,常嬷嬷是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朱清冉沾干了泪,答道:

“我从前院回来,想回望溪院换身衣裳。快到望溪院时,我遇见了常嬷嬷。常嬷嬷说祖母让我侍奉着用粥,我道先回望溪院换身衣裳再去。等我来到善慈院时,粥已做好了,我便伺候祖母用粥……”

说着又开始哭。

元熙宁只觉得有些头疼,嘴上敷衍地安慰了几句,心里分析了一下。

朱清冉的嫌疑也可以基本排除。

她是被常嬷嬷临时叫来善慈院的,并非自己主动前来。

她到场时粥也已经端上桌了,若不是她恰好不喜欢糙米粥的口味,恐怕她也已经中毒、香消玉殒了。

元熙宁看着抽噎不止的朱清冉,有点无奈地抚了抚她的背,和声道:“好了,咱们出去吧。看看景大人怎么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

东门饕宴
作为一个先天资质极好的Omega幼崽,唐楸本来应该在一众Alpha幼崽的簇拥下享尽万千宠爱的长大,每天的烦恼除了今天是该跟这个小伙伴一起过家家,就是该陪那个小伙伴捉迷藏。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唐楸并没......
言情连载213万字
天鹅梦

天鹅梦

穗雪
【下本《今天也要谈恋爱》求个收藏~】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程以蔓跟舍友...
言情全本48万字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