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水滴连成串,落在潮湿的地上,沿着蜿蜒的轨迹,汇聚成了细长曲折的河流。

李明如鼻腔刺疼,内里黄沙早已被冲刷干净,只不过灌满了水的滋味也是不好受。

他头晕脑涨得很,长时间窒息,连抬起眼皮都极为困难,似是做了个长留黑夜的噩梦,四肢俱是酸痛肿胀。

极强的意志甚至都出现了些微裂痕,闪过一丝丝念头,不若就这般长睡不醒,管什么皇权天下。

可忽然,李明如那不十分清醒的脑袋,微微动了下。

漫漫黑夜中,有个如迎春花般明媚的小女郎,娇笑嬉戏。

小女郎是暗无天日的长夜里,仅有的光亮,他勉强抬起手,想摸摸那缃色裙摆,却是怎么也捉不到。

他生怕小女郎跑了,使尽了浑身力气,妄图挣脱黑夜的压制,去追逐那抹缃色。

“哎呀,哥哥你好笨啊,不是要和我一起踏遍大好河山吗?怎的还不起来?”小女郎转头瞧了眼身后的李明如。

粉面桃花,琼鼻朱唇,一张芙蓉面映入李明如的眼帘,他终于发出了细微嘶哑的声音,“安安!”。

他的安安怎么样了!渐渐清醒的意识,忆起了最后一幕,谢清安身中毒镖,掉入这流沙中。

李明如仿若冲破了黑夜的桎梏,眼皮开始颤动,面上挣扎成一团,突然猛地坐了起来,彻底醒了。

他慌忙站起身,想去寻谢清安,可刚起身,便一时间缓不过来,又踉跄地跪在地上。

李明如深吸一口气,忍着疼痛,撑起了身体。

环顾四周,原来这里竟是地下河经过的空洞,想来那流沙坑连着地下河。

自己自幼习武,身体底子好,又会些龟息术,黄沙埋鼻,河水满灌,还是扛了过来。

可他一想到,安安中了毒镖,和他一同掉入流沙坑里,亦不知是死是活,顿时心中大乱。

也是不顾身上千斤般的沉重了,在河上捡了根胡杨粗枝,右手支着棍,一瘸一拐地顺着地下河的流向寻去。

他思量着,安安身形较自己瘦弱许多,定是被冲到了更远的地方。

李明如拼尽全力,想让自己走得快些,再快些。

心中不住地祈求佛祖,菩萨,各路诸神,让安安平安无事,他必回京,为寺院神佛重塑金身。

不知走了多久,他只觉双脚已是全无知觉了,可仍是不停,还在顽强地前行。

突然,不远处有个小小的一团,蜷缩在河边。

李明如顿时转悲为喜,忙踉跄地跑去,狼狈不堪,不顾其他。

谢清安躺在地下河河岸边,面色极为苍白,嘴唇也是没了血色,浑身冷冰冰的,左臂中了毒镖的位置,周围皮肉已是泛黑。

李明如终于连跑带喘地到了谢清安身边,一见这模样,心又一下提了起来,手指颤颤巍巍得凑近谢清安的鼻息前。

这气息几近没有,微弱得很,但却还是活着的。

他坐在湿漉漉的地上,忙翻找谢清安的衣物,他知谢清安有一习惯。

无论何时何地,保命药丸从不离身,不多时,他便在袖口内衬中,掏出一瓶天地至宝丹。

赶紧取了一颗出来,捏开谢清安发白的嘴唇,喂了进去。

幸而,谢清安还是有吞咽能力的,虽是困难,也是咽了进去。

这天地至宝丹是数十种灵草制作而成,关键时刻,一颗便可吊命,会随着人体气息运转,在体内化开,融进奇经八脉。

李明如却是等不及了,他怕等不及至宝丹融化,谢清安就毒发身亡了。

他竟自丹田运起内力,将其汇至掌间,紧贴谢清安腰腹,源源不断传给谢清安。

没一会,李明如便嘴角溢血,剧烈咳嗽了起来,不得不收起内力,自己也吃了颗天地至宝丹。

吃罢,又要作势运功,当真是不要命了。

“别给我输内力了,你内力又没我深厚,都输没了,可怎么好。”微弱沙哑的声音传来。

李明如一听,激动异常,眼见小女郎睁开双眼,无甚力气地看着自己,嘴角还在微微嫌弃地抽动。

“安安,你终于醒了,可真是吓死我了。”李明如顿时松了口气,边说边将谢清安扶了起来。

“这里是哪里啊?我们不会是到了阴曹地府了吧?”谢清安刚刚醒来,脑子都是糊住的,傻愣愣地发问。

那苍白小脸神色认真,双眼瞪的溜圆,怕是真以为在阴间呢。

“当然不是,这里是漠北沙漠的地下河空洞,循着光亮处,应该就能出去了。”

李明如瞧着谢清安的傻样子,觉着既可怜又可爱,心底软成一片。

“哦,那要走多久啊?”

谢清安浑身甚是无力,较李明如还不如,这毒镖当真厉害,也不知是什么毒,饶是谢清安内力深厚,也磋磨成这样。

“我也不知,你醒来就是最好了,我们一同找找出口。”

李明如想到“我们”两字,就很是愉悦,怕是猪油蒙了心,彻底沉沦了。

谢清安想起身,却发现根本站不住,又跌坐在地上,幸而李明如眼疾手快,接了一下,不然又得叫疼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混混中文网【h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春来弄乾坤》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闪婚后把老公忘了

惜晞
(本文这周三入v,希望小天使们能继续支持正版,谢谢~)那天,黎枫夜班,连着做了两台急诊手术,处理了三个病情突然恶化的病人,高强度的工作,让他累得感觉自己随时会猝死。临下班前,强撑着精神去特级病房为某位......
言情连载9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