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事闲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仙元321年,始仙陨落,仙灵地,群雄并起,划地为王。其最大的**为南域、北域、中域、西域、东域,五域分割!

——————————————————————

仙元1221年,南域——开元城。

“老道,你这灵报怎么卖?”

“半粒碎灵,你若喜欢,两粒碎灵都拿去吧。”

“不了,就要这张。”

少年弯腰递出灵石,拿了那张报。

少年姓叶,名深。叶家三个儿子中排老三,又叫叶三。

身旁有个丫鬟,名唤张灵,常年伴随叶深左右。

“少爷,为什么买这小众灵报?”,张灵食指贴着嘴唇,似疑惑。

叶深收好灵报,起身离去,在市井的喧嚣中,失去身影。没有理睬她的疑惑。

两只石狮蹲坐,两眼怒视着叶深,两扇红色大门竖立眼前,到家了。

叶深仰头,愣了好久,“不清楚。”,算是回答了张灵的疑惑。

张灵摆着头,眼睛睁的很大,展现出一名少女的懵懂可爱。

推开大门,走进,和管家打一声招呼,回到了自己那三寸小屋,少女被叶深支开。

拿出灵报,横摆在小桌上。一只手摸着下巴,另一只手则是打开灵报。

“我为什么要买这张灵报?”,手指不自觉的指向一处关键,仙元1219年,南域死地,六位仅筑基的少年成立黑武会。

“一则两年前的报道?”,叶深看后更加疑惑,他们再如何,也是南域的事,关我如何?

不想多事,埋头钻进铺窝。

可叶深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的命运在这一刻开始发生改变,且一旦开始便停不下来……

叶深停止了动作,但时间可不会。

南域的偏境——死城,来了六位不速之客,城墙上的旗帜被拦腰斩断,

城内哀嚎不断,没有奋起反抗,有的只是无情**。

一颗人头落入府中,滚转着到了某个人脚下。

大惊!

那人指着人头,情绪激动,身体颤抖着。

“跑吧!我们真的会死的!这里是死城,没有增援!”

没有管其他人的答复,颤颤巍巍地,御剑而起。

众人见状,也纷纷起剑,撤离城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春水摇

春水摇

盛晚风
【日更++更新时间不定】赫峥厌恶云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她是云家失而复得的唯一嫡女,是这显赫世家里说一不二的掌上明珠。她一回来便处处缠着他,后来又因为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云赫两家就这样草率的结了亲。她貌美,温柔,配合他的所有的恶趣味,不管他说出怎样的羞辱之言,她都会温和应下,然后仰头吻他,轻声道:“小玉哥哥,别生气。”赫峥表字祈玉,她未经允许,从一开始就这样叫他,让赫峥不满了很久。他以为他跟云
言情连载25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102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林安安的六零年代生活

湖涂
每天早上10点更新,其他时间显示的更新都是修文。面对所有的不公,林安安选择发疯!从不认怂,绝不吃亏的林安安穿到了缺衣少食的六零年代。成为没了妈、爸不管,被留在老家的小可怜。偏偏她还失忆了。以为自己是原主的第二人格。林安安表示:我以前太惨了,我亏大了!绝不接受!面对这种情况。林安安就一个想法,不要怂,就是干!靠着一套又一套的操作,林安安成功的压制住老家的亲人,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提供全家最好的生活待遇
言情连载51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