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热,直乏至了六月底。李公公那处还没有回来,缃缃除了一些必要的宴会会出席之外,其他时候基本都缩在公主府不出门。

慕容沇则在送走其姨母王季灵之后,犹如消失了一般。

每日早出晚归,多是在待秋斋处,其生母忌日也没动静,惹得缃缃对这段往事好奇之心越发重了起来。

缃缃坐在方伞下,头发用两枚印制长簪简单束着,她手中执着鱼竿,坐在湖边安静至极。人站在她旁边,似是整个人也跟着凉快下来了似的。

饶是平时闹腾的梧桐枫叶,这会儿站在缃缃身后,也看着是个文静的窈窕淑女了。

湖心处有一拱桥,从湖边绕至桥上步行有一段距离。

缃缃看见穿着天青色云霞纱的慕容沇与自己隔着这水波摇荡的湖面遥遥相望。她看不清他面容,他也瞧不出她的神情,这道湖面就仿佛横亘在她二人之间的天堑,要想忽略,除非水枯石崩了。

白鹤道:“主子,为何不告诉公主?”

“和她说了作甚?我也只不过是帮她加快下事情的进展罢了,没有我,此事她依旧能办好。”

“那咱们劫下来的那封信可还要送去姚石?”

“送去吧。”慕容沇说到此有些笑意,指腹磨了磨袖口,一副心情还不错的样子:“白鹤我问你,你觉得公主对秦顾之是个什么态度。”

那封信白鹤没敢看,但从主子的反应来看,估摸是情绝一类的,遑论还是木荷代笔而不是公主亲自手书。白鹤应道:“我从木荷嘴里多少也听了些,公主对男女情爱,就是没开窍的状态。等时日长了,公主自会懂得主子的好。”

慕容沇道:“木荷最近倒是与你说这些了?”

白鹤脸上有点得意,也不敢在主子面前表现得太明显,他略微低了头耳朵泛红的道了声是。

“算是你小子那顿罚没白受。”

白鹤私底下偷偷拿了续手筋的良药,因这这事儿,先是挨了慕容沇的罚。随后紫鹂那处又挨了不少白眼,还被玄羽赤鸳拉出来挨了一顿打,这些年攒的银子也被坑了去。

也不知道木荷是从何处知晓了这些事儿,这才给了他些好脸色。

如今也会时常和他说了公主的事儿了。

白鹤道:“木荷姐姐说,公主上回心口痛了一回,该是那蛊的作用。主子你可痛过?”

慕容沇神色顿时一动,他笑眯眯地看着白鹤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端午那日好像。”

白鹤这方想朝后退,已是来不及,慕容沇一脚踢过去,白鹤翻身不及就落入了水中。

噗通一声,荡漾起一片波纹,吓走一片鱼儿。

缃缃蹙眉:“去和白鹤说,以后这片湖不允他靠近。”

梧桐是个促狭的性子,忙不迭道:“奴婢现在就去赶他走。”

缃缃靠在椅背上,盯着水面,直到黄昏之时还未有鱼儿上钩,她抬头看晚霞多彩,火烧似地撩起天际一片。鼻尖嗅着熏香,倒也惬意。

待观景至天擦黑,她才回了碧玉园。

这回许久未曾露面的慕容沇又大剌剌地坐在了廊下。他身上的那套天青色的云霞纱衣袍已是换成了身儿绣着海棠花的浅粉樱素轻缎广袖袍子了。

乍眼一瞧风骚得像是风月地里头伺候人的清倌。

若不是他的那双杏仁眼里都是澄澈,是个当个头牌的。

缃缃也不喜欢他的眼睛,没来由的就把人衬得单纯了,可这明明是个黑心的东西。

慕容沇杏仁眼眨了眨,缃缃没忍住问了句:“今日是什么事儿值得驸马这般高兴。”

木荷在一旁听着多扫了两人一眼。

“没什么,过来看看你。”

缃缃闻言瞥了他一下,打算忽略他直接进屋。

这回慕容沇倒是没再后面拉扯,只是道了句:“宣王妃那处不久之后许是会来找你。”

“进来说。”

正事儿上缃缃从不会矫情,慕容沇却是没应这话:“我只将话送到,你若想知道更多,来待秋斋寻我。”说罢起身,背着手一副闲散之姿走了。

“驸马这是转性儿了?”梧桐道,“莫不是外头养了小的吧?”

此话一出,木荷的脸就冷了:“你自己去教习姑姑那里领罚。”

缃缃摆摆手:“算了,也是说不定,查查吧,若真有此事,寻了人来。”

“那可用过晚食之后去趟待秋斋么?”

缃缃勾了唇角:“不着急。”

也确实不用急,比起老神哉哉的安宁公主和慕容校尉,最先坐不住的顾清梨。

是以在六月的最后一日,宣王妃夫妇不请自来了。

且瞧那样子,像是萧凌生拉硬拽才将人给拽到了公主府。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混混中文网【h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生死帝姬(双重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4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