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嫂难为》转载请注明来源:混混中文网hhzww.com

深色的地板上,随着葡萄的滚动,留下一道浅浅的水迹。

灯火耀映中,徐惜挽的脸上写满震惊:“你,你说什么?”

她的声音染着颤抖,嘴角动了几动才送出几个声调。

“说来总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徐琛眨着眼睛,看着阿姐一字一句,“钟家那边倒是没什么消息出来,却是窑州那边来的,说这一年多,二哥哥都在那边。”

这件事怎能不让徐惜挽震惊?脑海中翻腾着各种,往昔的、如今的。

她和钟元康真正的青梅竹马,两人的母亲是手帕交,曾一起言说孩子长大后,让两人做夫妻。

本也已经淡忘,可是到懂些事儿时候,钟元康总是有意无意提她的及笄礼。少男少女情窦初开,即便懵懂,也晓得些许。

母亲去世后,钟家夫人常照顾他们姐弟,也曾提起这件事,说是以后一家人。

前年秋,钟元康代替父母回祖地办事,走前曾约出徐惜挽说话。他说回程时会绕道一趟窑州,给她带一件及笄礼,因为翻过年来她正好满十五岁。

可就是这一趟绕道,钟元康的队伍遇上了山匪,他人也死在那场劫难里。

徐惜挽常常在想,要不是因为她,钟元康不会绕道窑州,更不会碰到山匪,他会好生生的回来。而她,也不会落得如今的处境。

钟元康的死讯传来,她心中无比内疚。上元节那日,两人曾有约好相见,她独自一人去了安宁巷,也就是那时,她认错了李黯,醉得迷糊着喊了他一声阿郎。

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件事上错了,后面全部跟着改变。

“是真的?”她开口问,脑中那些纷杂的情绪仍旧纠缠,似要找到一个出口。

徐琛眼中有了不确定,毕竟他也是听来的,并没有真的见到钟元康:“全是别人在传,还说他在回京的路上。”

徐惜挽一默,而后弯腰捡起脚边的葡萄:“还有什么?”

无缘无故的,谁也不会瞎传死人复活,那么便是真有其事,钟元康真的活着。

“二哥哥当时跌下山去,是被人救了,”徐琛说着自己听来的,一脸认真,“但是伤势太重,据说养了很久。”

这些话终归中间传了许多遍,只能听个大概的轮廓,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钟元康自己知道。

“能回来就好。”徐惜挽道声,话音柔和平静。

她如今已经身在皇宫,倒不会再去寻思与钟元康怎样,只想着人以后好好地就行。

过了会儿,翠梅回来,手里拿着从太医院带回的药。

趁着徐琛去洗手的功夫,凑到徐惜挽身旁,小声道:“娘娘,廖贵妃真的去了向荣宫,听说吵闹着要见太后,厚德宫的人给挡住了,说太后在礼佛,谁都不见。”

徐惜挽只应了声,没再多说。

翌日,厚德宫。

莫太后坐于软塌,神情有些疲惫,应当是被廖贵妃给闹的,听说夜里对方让人又来过厚德宫。

“让人不得安生。”莫太后揉揉额角,嘴里显然说的是廖贵妃。

底下,两边各坐着徐惜挽和从阳公主。闻言,徐惜挽依旧不做声,也不愿掺和后宫这些事。

从阳坐不住,往莫太后脸上打量:“母后,许是贵妃她知错了,向荣殿偏僻破旧,如瑶还小,会怕。”

“呵,”莫太后冷笑一声,眼睛一抬,“她知道错了,就得有个知错的样子,还闹腾什么?”

从阳不再吱声,老实坐回凳子上。

徐惜挽听得出莫太后的火气,想了想开口道:“很快便是仲秋节了,太后这几日操心得多,好好休息才是。”

莫太后看过去,坐在椅上的女子安安静静:“行了,你们都下去罢。”

徐惜挽和从阳公主先后起身,一前一后离开了厚德宫。

大概是太后心情不佳,作为女儿的从阳也没留下相陪。她出来时,徐惜挽已经走出去一段儿。

“皇嫂。”她唤了声,声音轻且还有些别扭。

徐惜挽停步,半侧回身子,正站在假山下。她低声与翠梅说了什么,后者便点头离开了。

“公主,一起罢。”她浅浅一笑,等在那儿。

从阳同样挥退了自己婢女,往假山下走去。

“昨日的事,十分感谢公主。”徐惜挽认真道谢,其实她多少有些没想到,从阳会帮她。说起来,从阳与廖贵妃走得近,尤其喜爱如瑶小公主。

“我说的是实话,”从阳显得垂头丧气,没精神道,“说到底,太妃她不该那般,皇兄在世时,便不喜这些勾心斗角。”

徐惜挽颔首,她也不喜欢:“先帝的事,我知道的并不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望烟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就要触手贴贴!

就要触手贴贴!

头发多多
【收尾中-已肥可宰】封面触手来源@豆籽【文案】:未来世界,异种入侵。怪物,异象,灾厄接踵而至……人类每日都在生死的边缘痛苦挣扎。——叶云帆就在这样的世界醒来。睁眼的那一刻,整个世界天昏地暗,海啸滔天,犹如世界末日。就在这时,叶云帆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只巴掌大的粉色小章鱼。......虽非人哉,还好不会淹死。可下一秒,无数可怖的怪物便咆哮着从巨浪中爬出,它们长开血盆大口,露出森森利齿。叶云帆:!!!小
言情全本69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娇生惯养六阿哥(清穿)

维修李师傅
【每天0点更新,9.15号入v,入v当天万更~】胤祚一开始以为自己拿的是路人npc剧本,发现自己有系统之后以为自己拿的是起点男主剧本。但在清朝生活了十几年后,他悟了。原来他拿的是团宠种田剧本。*因时空乱流,胤祚和一个来自一千年后的系统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绑到了一起,直到濒死时刻才真正激活了系统。系统能量和国运挂钩,国运越强,能拿出的物品就越多,拿出来的物品越多,他英明的老爸和那一堆能干的兄弟就能让国
言情连载80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