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长安,临近京城,恐生变故,一切小心。”沈平山特地纵马绕后来到齐朔的跟前,一番叮咛。

齐朔颔首深思,似乎别有想法。

入京在即,按理说幕后黑手定不会让吕明活着平安入京,眼见着一路上大好机会却没有人下手,他是知道必有一战的。同吕明也算是出生入死,谒金门一站前期,作为战友,吕明这个人的秉性也是可观,若非逼急了,他断然是不可能冲动出现这样明显的叛离,就算之前的心计,也是背后通风报信。

可眼下看吕明一阵发疯之后冷静到满不在乎的模样,却不像是在等人来救援,反倒像是已经安心等死。这其中,是否还有什么漏掉的细节?

他与沈平山一番交谈后,又转身去找了吕明,牢车内那人闻声抬眼,颇为坦荡,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情绪,瞧这幅模样也不像是有了后路。

齐朔按捺住内心的焦急,只是淡淡地问:“听方怀弈说你逃跑的路上都在喊着官爷,不知道你说的官爷究竟会不会来救你......要不要你老实交代,或许我还能保你一命。从收关你至一路上以来,你什么都不肯透露,只是默认你的罪行,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冤屈难申?”

男子的穿着打扮俨然也是一副温文儒雅的作风,即便是穿着骑装,衣服也专心熨烫熏香,发丝就算不束,也不打结柔顺,如此模样,对比牢车内的腌脏满眼冲击。

吕明还没来得及说话,身边略显稚嫩的声音就飞快打断:“佥事你别给他的三言两语就蛊惑相信了!你可别忘了他连逃兵都敢当,甚至不顾国家安危给敌国通风报信!这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小人行径!”

齐朔在方怀弈的交接中已然得知这些事情,但还不知道真伪。当初叛逃抓捕之际吕明还一心求生,甚至还乞求,后来提及官爷和逃犯这几个关键词后整个人就完全疯癫了,想必言语刺痛,万念俱灰了。

吕明闻言,也不多辩解,只是扫了眼说话的人和齐朔,眼里满是不甘。

“齐仁!退下!没有我的允许,谁叫你随便跟过来的!”齐朔发觉了吕明的眼神变化,呵斥了那个随意插话,名唤齐仁的男子,“你别忘了,跟我出门前答应了我什么!”

齐仁立马低下了头,行礼告退,跑的迅速。不难看出一个姓氏,年纪也比齐朔小一些,许是家里的幼弟。

听到齐朔呵斥齐仁后,吕明反倒是触景生情,抬眼看着齐朔,挣扎几分,最终张了嘴,“人前少训斥几句不会丢了你的面子...”

齐朔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有关自己的,愕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他虽然是这辈分孩子中年纪最长的那一个,但终究失去了双亲,自己也是第一次亦兄亦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从前我父亲也是这般训斥我,我非但没有听进去,还落下了一身毛病,如今也是我咎由自取。但他那个老顽固,也是罪有应得......”

吕明说着就闭口不谈,仿佛自己讲多了,如同霜打的茄子再一次蔫了,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依在自己牢车前跟着队伍前进的齐朔。

齐朔深深地看了眼吕明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陷入了沉思。

父亲,这个词对他来说是有些遥远了。

从他有意识开始,他就已经没有父亲了。小时候被送到了校场里一同习武,是那一批孩子里最为年长的那一个,也是最早离开参军的那一个。那是为数不多快乐的时光,朋友亲人学习和武艺,不会有饿肚子,不会有审视的目光。

方老将军和沈平山对他很好,如同自己的亲儿子,可他知道他终究不一样。他跟着方正华出征,主帅战死疆场后他也被调到了别的地方,经历了许多这才成为了青州的卫指挥佥事。看多了人情冷暖,也收养了一些所谓的弟弟妹妹当作自己的亲人,齐仁就是其中之一。若非此次调兵谒金门,他与沈平山有机会能再聚首,可能也不会有现在。

认真的来说,他知道习武参军的苦楚,不希望自己收养的孩子也走上这一条随时丢性命的不归路,可是齐仁不听,便要偷偷跟来。这一帮孩子中多数人的父母都在上一个皇权交替间死去,留下来的都是可怜人中的幸运儿。

他知道他不应该怀有仇恨,可是如今的吕明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与所想,他也琢磨不透,也不敢琢磨。

没想到本意是为了弄清楚吕明所背负的真相,却自己陷入了情绪。其实他觉得吕明也没有那么坏,他的眼神里写满了遗憾与不甘。仍然是一样的眉眼,却因为自己的想法给他加上了善意。

“好,知道了。”齐朔轻飘飘但沉重的回应。

说完话他便跳下牢车,回到了自己的马上,往齐仁离开的方向前去,他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能保护好吕明,庸人自扰之。

“齐仁,”齐朔来到了齐仁的身边,“不管事情是否真假,你也不要多言议论,言多必失。”

齐仁有点惊讶,齐朔竟然在事后还来叮嘱自己,但也忙不迭地点头称是。

“快入京了,”齐朔伸手拍了拍齐仁的肩膀,“为兄到时候带你去我口中常说的京北校场赛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惊!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公子衍
许南歌结婚了,她自己却不知道,从天而降的老公竟还是首富!一个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从小摸爬滚打,苦苦求生。一个是天之骄子,高高在上。两人地位天差地别,众人等着许南歌被扫地出门,可等着等着,却只等来了首富的一条朋友圈:“老婆,可不可以不离婚?”众:??【女强,马甲,霸总,强强对决,1V1】
言情连载72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