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狗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玛莎,我的母亲,这个人这让她的缺点有很多但还是有许多优点,这些优点也是她稳定在这个位置认为突出的——果断、敏锐、说到做到,而且有时候还会做的更多。

比如说刚才她说过给我八记鞭子,那么她就不会是六记,五记或是七记。只多不少,甚至还会跟着她的心情变化而增加,而每当我快撑不住的时候她便会收手,及时的很。

那一天我被她打的后背皮胀肉裂,可能是因为小孩的身体太嫩了的原因,即使经过了私人家庭医生的治疗和每日坚持不懈的敷药,这种疼痛还伴随了我两个星期,玛莎则是一脸淡然的看着我。

这种没必要的苦头我不想吃第二次,所以在玛莎怀孕的期间,我时常都没有去看她,但这也会触及到她的脾气——因为我没有去看她而且躲着她,于是玛莎把我叫到她的跟前,托马斯韦恩就站在她的旁边,冷漠麻木又胆小他没有说一句话,生怕玛莎的愤怒会牵扯到自己身上。

我看着眼前这个一头黑色卷发的俏丽美人,她的嘴角向上咧去,眉毛上扬。

她手拿长鞭,胳膊肘往外伸,手仰到头的上方,幅度无法再往后仰时,立刻往下甩出,在空气中划过一道破空音打到我的身上。

一下,两下,三下……

这一次她总共打了十三下,一记比一记力道更重,每一记鞭子就像是毒蛇,狠狠地咬在我的身体。

【b,为什么不反击?】o问我,他每在一记过后,他都会想冲出去撞翻所有人,或者抓住鞭子,把鞭子抢夺过来。

而我把他的冲动全部都压了回去。

【这没必要。】我回答。

的确没有必要,反击——会惹得他们更加不开心,而且就凭我这个小身板,即使会了回忆中的那一些格斗技巧,也没有以小胜大的经验,对上他们现在肯定会输,就算运气好赢了,那又怎么样呢?顶多是把鞭子抢了过来而已,他们还是两个大人,我现在打得过他们吗?即使凭借着我的小聪明赢了呢?他们还有一个体术贼他妈高的英国特工阿尔弗雷德,现在还在那站着。

我不会妄想阿尔弗雷德会来救我,他已经站在那里看到我被打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都选择在那儿旁观,而且是他为玛莎递上的鞭子。

阿尔弗雷德是一个精明的管家,比起一个还没有掌握实权,没有钱财的继承者,他肯定会选择目前可以为他发工资的人。

所以我没有反抗,毕竟我也反抗便是注定的失败,我将迎来的是结果是什么?是玛莎的鞭子就会更重,记数也会更多,我可能就因为这个瘫废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一个月,从而浪费我的时间,浪费生命,这不值。

在反反复复这几个月后,过了圣诞节,到了二月份,我的弟弟布鲁斯·韦恩终于出生了。

我不禁的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玛莎打我的时候,动作幅度是那么的大,力气如同一头牛,我生怕我的弟弟在这期间内一不小心就被她搞出什么意外,无法出生。

在布鲁斯和玛莎从医院转移出来的第二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和我出生的那会完全不一样。

今天是周一,我还要上课,所以我起的会比玛莎和托马斯他们早很多。所以在这一天早上,我偷偷的溜进了布鲁斯的房间,管家阿尔弗雷德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做出任何的评价。

但我的动作明显惊醒了保姆,因为保姆玛利亚的房间就在婴儿房的附近,以便于她晚上能更好的去照顾正在哭的布鲁斯小婴儿。

玛利亚是一个好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所以我只用好人来形容这个人……不然的话我只能说,她看起来就不像是一个哥谭人。

她看到我走过来大声的问我:“是谁?”

玛利亚保姆是一个高度近视,但现在她没有带上自己眼镜,她的手在床头不断的摸索着自己的眼镜放哪里。

“小托马斯·韦恩,玛丽亚女士。”我看向她,仔细的看了一眼,单凭长相来说她确实是一个有一些阳光的人。

“哦,你好,小托马斯少爷。”玛利亚保姆终于摸索到并带上了自己的眼镜,她眯了眯眼,从床上下来,走出来,因为布鲁斯的房间发出一阵叫声,布鲁斯也醒了。

她连忙跑去房间内,拉开窗帘,让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这一间温馨的房间,她抓起布鲁斯摇篮旁的奶瓶,迈着轻快的步伐,快步冲去了厨房。

我走近了布鲁斯的身旁,终于看到了我朝思夜想的弟弟的面貌。

离他出生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他的皮已经没有刚出生婴孩时的皱巴巴,但也没有太过于光滑。

我将脸凑了过去,他的叫声变小,并好奇的在打量着我,但也不是真正的在看着我,毕竟这种时候我在他眼里只是一个色块,或者是看不到只能看到一点比较专属特殊的颜色。

我便发现他一直在盯着我的眼睛在看,是蓝色吗?随即,我便了一个很没有脑子的问题。

“布鲁斯……你就是我的弟弟吗?”

“啊,啊。”他说了两声,好像在回答我一样。

我的兄弟,我血肉相连的亲弟弟。我控制不住的想将嘴往上勾眼睛,想要触碰他的脸颊。

但很遗憾没有做到,一个尖锐的声音打断了我。

“小托马斯!你不去上学,你在这里干嘛?偷懒?”是玛莎的声音,我看着玛莎从楼上快步的向下,向我走来。

她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尖锐,但是比以前来说是好多了,这可是我最近这几年努力的结果,我看布鲁斯最后一眼,他乐呵呵的像一个笨蛋,哦,亲爱的布鲁斯,你可真是……前人在树后人乘凉。

“抱歉,母亲,我只是想来看弟弟。”我向着玛莎解释,我也不期待这一次解释能够成功。

玛莎只是将信将疑的盯着我上下打量,我也认真的盯着这个身穿丝绸的贵女人,她露出了一点笑容,非常不真实,所以下一秒便抿住了嘴唇,没有了之前的笑意,鼻孔外翻,刚开始保持着她那高傲,不可攀之于世的作态。

【变脸的速度就像油门踩到邮箱的保时捷在路上行驶。】o吐槽道。

眼神也因为她的表情变得更加恐怖,她慢慢的走来,猝不及防来扇了我一巴掌,一股热流从我的鼻腔传来。

她撇视,翻了一个白眼,找个位置,在布鲁斯的摇篮旁随便坐下,,说:“不要跟我狡辩,管家,带他处理一下,然后送他去上学。”

我被阿尔弗雷德带了出去,最后我出去的那刻我看向她。玛莎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根香烟,拿着一个翅膀有一些发黑的天使铜像——一个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末世]他在装怂

[末世]他在装怂

不间不界
简介:末世后,西斯延在塞满丧尸的废弃工厂里,捡到了正在发高热的萧栖。一捡就捡了个麻烦,趁着病患身份没事就缠上身又蹭又抱,美名曰你身上凉凉的。这人拼命摆手说着:不,我不行,我不是,然后闭上眼一枪射穿了八......
言情连载20万字
杨晟已过万重山

杨晟已过万重山

奥尔良烤鲟鱼堡
小说《杨晟已过万重山》是由奥尔良烤鲟鱼堡连载的一本非常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杨晟已过万重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言情连载2万字
弄错性别的我成了虫族战神

弄错性别的我成了虫族战神

白絮沉
卡修死了。好消息:他又活了,还有了一具高颜值高武力甚至能原地变身战斗机器的身躯。坏消息:他成了雄尊雌卑虫族世界中一名无权无势的雌虫。好在雌虫生活比他想象中的要安稳,在雄雌比1:1000的情况下,雌虫一......
言情连载8万字
当傲娇遇见闷骚

当傲娇遇见闷骚

巷陌芥末
梁一城是个很酷的人,这在梁山市GAY圈,人尽皆知。虽然为人高傲,但若是追求他的人,凑巧能入了他的眼,他也会床上床下都专一,保持关系期间,从不劈腿乱搞暧昧,直到关系终结。可直到遇上展森,他却一筹莫展了。......
言情连载9万字
信不信我收了你

信不信我收了你

暴躁的螃蟹
微博:晋江暴躁的螃蟹京都最近新闻很多。号外一:听说陈市长家那个被拐卖的小女儿找回来了,据说被卖到了深山沟里,过的可苦了。号外二:听说陈市长家的小女儿是个傻的,天天说自己能看见鬼。号外三:听说陈市长家的小女儿强吻了楼部长家的三公子。(众人惊恐脸:楼铭都敢惹!!)陈鱼把楼铭按在沙发里亲了好一阵。陈鱼问道:“感觉好点没?”楼铭眯起眼:“丫头,别逼我动心。”陈鱼懵逼脸———我只是在救人。会抓鬼的小仙女VS
言情连载77万字
九零女首富之路

九零女首富之路

恭安
简介:“我开过杂货铺,跑过长途路,造过摩天楼,炒过概念股……”苦尽甘来成为全国最年轻女首富后,尹漫在演讲台畅谈往昔。这一切的一切,始于遥远的1993年。那一年,是尹漫人生中最黑......
言情连载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