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抢走我相公》转载请注明来源:混混中文网hhzww.com

若单从实力而言,陆柔良自知与孙芙蕖较量,是讨不到什么便宜的。

好在她不再一门心与孙芙蕖合作,而是背地里联合起了周曙,只待时机成熟,将孙芙蕖绝杀。

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轻易动周曙这枚暗棋。

如今众人皆都还在疫区当中,莫说是孙芙蕖,便是赵深,都可能因她妄动,而察觉到她谋害孙芙蕖的意图。

陆柔良仍还记得,一旦疫病终结,她或将面临陆家灭门的灾难。故哪怕再如何难以掩人耳目,她也要勉强去做,将周曙尽快笼络。

毕竟一旦孙芙蕖得了韩愫的心,她便就唯有死路一条。全心去仰赖孙芙蕖,对她来说太险。她需要周曙这只篮子,另外存放她活命的希望。

在医舍里吃了太久的苦,早已经受尽委屈,周曙如今彻底明白了此间形势,懂得陆柔良是她该倚靠之人。

哪怕陆柔良对她勾勾手指,她都要迫不及待,去扑倒在她脚边。更何况这陆姐姐竟忽然转了性子,不仅开始护她,甚至是对她百般呵护。

孙芙蕖独自一人,忙于照顾生病的葵。好在董医令报她恩情,为她请来了刘井汐替葵诊治。

在见过葵之后,刘井汐提议将葵送去医舍,交由陆柔良去照料。他虽说得委婉,但孙芙蕖已听出,葵实则尚未彻底好转,仍是病重。

她舍不得让葵去医舍里,与那些重病将死的染疫者们待在一处。刘井汐唯有长叹,妥协般劝她到陆柔良那儿取药。

医舍当中,所用皆是药效最佳的方剂。孙芙蕖依言前往医舍,恰见到周曙对陆柔良亦步亦趋。

陆柔良配药的空当里,周曙恰被遣开。孙芙蕖借机开口,同陆柔良好奇相问。

“这还是那个刁蛮任性,视你如仇敌般的周曙?你用了什么法子,竟制服她那样只知哭闹的娇贵小姐?”

“还不是我医术精湛,实力超群?她在我这儿日子久了,见识到昙花疫的厉害,自然贪生怕死地围着我转。”

既闻孙芙蕖提及周曙,陆柔良轻笑摆手,神色如常。

“她那样粘着我,都快比得上雏鸟、幼兽的印随行为,让我烦得要死。可我转念一想,反正她不是真的转性,就只是暂时地利用我而已。”

陆柔良声音愈低,同孙芙蕖亲近地咬起耳朵。

“你看着吧,像她那般没良心的,等到离了疫区,不再有生命危险,一定是会过河拆桥,对我翻脸不认人呢!”

孙芙蕖虽不知何为“印随行为”,却懂得“过河拆桥”之意。

陆柔良那番话,换言之,就是周曙如今假意乖巧友善,是为了得陆柔良的庇护,待来日昙花疫止,那妮子只怕又要极憎恶陆柔良了。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对上陆柔良无可奈何的神色,二人遂皆“扑哧”一笑。

因为陆柔良的言辞里,并无蹊跷之处,孙芙蕖又本也不甚在乎周曙,故此她便将陆柔良这解释,简简单单地全然信了。

周曙虽功利短视,难成大器,却并非无情草木,又还单纯好骗。

陆柔良薄施恩惠,便将她牢牢笼络。来日里孙陆二人相斗,孙芙蕖因曾忽略周曙,而终是在陆柔良那儿,吃了要命的亏。

当下葵病情复又加重,昙花疫凶猛反扑,折磨得这孩子生不如死。孙芙蕖倒是根本无暇再顾及医舍当中,陆柔良与周曙究竟交情如何。

及至葵命丧于这场厉疫,韩愫迟迟方闻得他的消息。

并非是刘去尘等人对葵救治得晚,也并非孙芙蕖照料葵不够用心。昙花疫实则根本就无法凭常理去对抗,禁区中所有人的努力,自始至终,尽如在捞取水中之月罢了。

葵的尸身,被掩于草席之下。赵深虽懂得昙花疫的真相,却不懂孙芙蕖何来这般哀伤。

因为心中所知晓的,乃是必乱南北天下的绝密,赵深无法开口,将那真相讲出,向孙芙蕖劝慰。他只是沉默地将她抱住,阻她扑上前去,对已死的葵挽留。

葵的死是必然,而绝非孙芙蕖的过错,她却哭得悲痛,如失去亲生骨肉一般,抖如秋风残叶,呜咽无法成言。

赵深稍稍施力,将她抱得愈紧,却无法将她的颤抖止住,也无法共情她痛彻心扉的悲伤。

永汉三十三年,孙家未出阁的幺女,不过一十七岁。她尚是完璧身,遑论生养,又哪里真正体会过什么丧子之痛?

赵深望着怀里哭到瘫软的她,欲劝却又不得章法,心头渐涌起莫名烦躁。

到底是为什么,她在为并无亲缘的葵,哭得这样悲哀?

她分明正被他拥在怀里,可他却隐隐觉得,她心中隐藏着方寸天地。那里,他至今仍无法踏足。

他望不到孙芙蕖的心底,一如孙芙蕖也从未窥见到他的秘密。

这样的两不相知,令赵深愈发烦乱。心头这把燥火,在韩愫踏入门中之时,烧到鼎盛。

只因韩愫现身,孙芙蕖便骤然地止了泪。

带着极悲极恨之意,她未出言,也不再凄惶落泪,就只是定定地望向来人,同韩愫久久对视。

仿佛此间无葵,亦无赵深,唯剩下她与韩愫二人,待清算他们至深至久的仇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打字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大哥救我,爹爹救我!

神仙老虎
宋景辰不想做权臣,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于是——宋景辰日常:哥哥救我。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爹爹救我。后来,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春衫倚风横玉箫,作天海风涛之曲,吹幽忆怨断之音,吹皱满池春水。公子如玉。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宋景辰出没,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不准再闹,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
言情连载4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

玩泥巴的兔子
路也穿剧了,穿成自己配音的《暗恋成瘾》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路也穿过来的时候,和反派待一屋里。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而他……好像也喝了?!路也:卧了个大槽!事后路也匿了,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
言情连载44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

妖妃兮
人设: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全文存稿放心入坑,使用指南简介下)沈映鱼死后才知道,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待他权倾朝野后,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重来一世。她望着家徒四壁,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记起自己的结局。她决定,改邪归正!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日子过得也满意。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却频发意外,似有何处
言情连载2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