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团桃子控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朱鹮身形一晃,从一口枯井中冒出头来。

狡兔有三窟。

这个出口是先前那一家往东边走的第三家,同之前那家的破败不同,这一家倒是干净整洁,看上去就是有主人的。

“哟,又见面了。”

朱鹮那一口气刚刚呼出来,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双头扒在井边,无语的抬头一看,只见顾甚微同魏长命那两张熟悉的脸再次映入了眼帘。

他没好气的爬上了,冲着二人翻了个白眼儿。

“两位小祖宗是不信任我在跟踪我?还是同我有仇怨想要让我暴露身份死无葬身之地?”

顾甚微双手抱着剑,靠着那原木的大柱子,冲着朱鹮摇了摇头,“莫要生气,像你这种生分应该对天发毒誓后被雷劈了都镇定无比才是。这就慌了多不好?”

“我们不是在跟踪你,你在地上我们在天上,如何跟踪?也没有仇怨,这里还在关内,你如何会暴露?”

“只是我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顾甚微说着,朝着那朱鹮猛攻过去。

朱鹮瞳孔猛地一缩,像是那蜘蛛一样喷出丝线来朝着顾甚微的长剑卷了过去,他早就听闻皇城司中来了新的亲事官,听闻是以武艺卓绝出名,就连魏长命都不是她的对手。

今日一见,顾甚微的身手简直快得吓人,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她拔剑的动作。

朱鹮想着,顾甚微的长剑已经到了他的鼻尖,他面色冷静却是已经开始心惊肉跳,“顾亲事这是要干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顾甚微已经收回了长剑。

“你上一回回汴京是在什么时候?”

朱鹮能在北朝当这么久的卧底,自是非一般聪明人,瞬间明白了顾甚微所想,他摇了摇头,“如果你怀疑我是皇城司里的叛徒,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不是。”

“我已经五年都没有回过汴京了,皇城使都换了人做了,朝廷还是没有召回我。”

“等你去了王都,你就知晓,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了。”

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顾甚微看向了朱鹮手中那肉眼几乎瞧不见的丝线,对着朱鹮说道,“在汴京城的时候,我被皇城司内鬼袭击了,他虽然是个使剑的人,但是同样也用丝线操纵傀儡摆剑阵。”

“这样,你明白了么?”

丝线这种武器,首先武器本身很难弄到,蜘蛛丝还有平日里绣花用的丝线都太过柔软容易断,若是粗壮皆是那又成了鞭子太容易招眼。

其次软兵器真的很难使用,这武林当中使用这种兵器的人,要么就是些花拳绣腿的小姑娘喜欢用红白绫,要么就是些高人已经不在乎使用的是什么兵器,光是内力便以一敌百了。

是以这种兵器十分的小众,在皇城司里同时有两个人使用未免也太过巧合了一些。

就算当时朱鹮身在北朝当细作,已经被排除在外了,但是当初那傀儡阵的丝线十有八九同朱鹮有渊源。

朱鹮脸色大变,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了,那一张平平无奇的脸惨白得像是路边的雪人一般。

“顾大人为何一开始不问?现在……”

顾甚微平静地眨了眨眼睛,“一开始忘记了。所以才来这里堵你呀,毕竟下回相见,我们同朱大人是陌生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末日神车

末日神车

白雨涵
γ星系的一颗超级黑洞爆炸,整个宇宙都被波及,地球也不例外,强辐射在地表和高空肆虐。徐淮,一名年轻的黑车司机,在第一波强辐射中嗝屁。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重生成为自己的面包车——五菱宏......
言情连载29万字
弄错性别的我成了虫族战神

弄错性别的我成了虫族战神

白絮沉
卡修死了。好消息:他又活了,还有了一具高颜值高武力甚至能原地变身战斗机器的身躯。坏消息:他成了雄尊雌卑虫族世界中一名无权无势的雌虫。好在雌虫生活比他想象中的要安稳,在雄雌比1:1000的情况下,雌虫一......
言情连载8万字
度韶华

度韶华

寻找失落的爱情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睁开眼,重回年少。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言情连载42万字
笨蛋美人攻了主角攻

笨蛋美人攻了主角攻

圆红阙白
我是恶毒男配,也是主角攻他哥。按原剧情来说,我平平无奇,学生时代是个学渣,工作了之后也是个给别人打工的社畜,我唯一的闪光点是我有一个主角攻弟弟,弟弟buff叠满,肩宽腰窄大长腿,学生时......
言情连载6万字
锦衣卫之醒魂人

锦衣卫之醒魂人

春风不染
简介:阁老长女的私生子回京议亲,听说脑子以前受过刺激,看不见凤家的小寡妇就吃不下饭。恋爱脑纨绔锦衣卫x健忘症天才侧写师谈情为主,破案为辅锦衣卫打工人日常非常架空......
言情连载18万字
纠缠[先婚后爱]

纠缠[先婚后爱]

式微不思归
简介:郗柠失忆了。在医院醒来后,正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一旁同医生低声说着什么,嗓音低沉冷淡,隐有不悦。细碎的阳光投入病房,在他身上晕出斑驳的光影,金光跳跃,男人冷峻的面庞弧线也被衬出几分柔......
言情连载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