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杨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克兰河畔山丘之下,雷格拉夫与布鲁诺率部搭建他们的过冬营地。

军队不知道要在波瓦蒂尔到底逗留多久,至少也是要待到圣诞节之后吧。

广大民兵并不恋家,对于几乎所有民兵,他们都是首次来到阿基坦。非常微妙的是,波瓦蒂尔是很多人这辈子见到的第一座真正意义的城市,哪怕香农距离图尔很近。

一群乡下人有什么资格去图尔城呢?仅仅呀通过两条小河上的桥梁都要给伯爵老爷缴纳一笔过路费,民众没有闲钱,因为贫穷、因为道路系统糟糕、因为苛捐杂税,他们本该钉死在自己的出生地,就在香农的河畔与森林中度过平凡的一生。

如今,平凡的香农地区高卢农民站在了罗马浴场、圆形竞技场的废墟上。

民兵不懂罗马,夕阳下他们只是感觉古代人放弃了一座很好的城市。他们搬运石料加固木柱,十多人共同搭建一座遮风的木棚。

也在极短时间内,河畔地带亮起一串篝火。

夕阳余晖即将消散,东方的天空已经黑下来,此刻繁星开始摧残,唯有西方还有一点昏黄。恰是在令人慵懒的黄昏暮色下,站在城墙上的波瓦蒂尔卫兵纷纷驻足,他们奉命瞪大眼睛观察“诺曼人”的一举一动。

诺曼人!

直到现在,波瓦蒂尔伯爵私下里就是蔑称那些北来的家伙是诺曼人。他在公共场合会称呼雷格拉夫是麦西亚王,现在短暂的接触告一段落,在正式与那些家伙建立合适外交关系前,伯爵都会暗暗称呼他们为诺曼人。

也只有告知自己的亲信部下来者是“诺曼人”,才足矣迫使部下时刻保持警惕。

以前从未有过这种事,城市南部的土丘下亮起一串火带,就仿佛那段河水燃起来了。

现在来访的北方军队并未索要一粒麦子,他们显然带了很多给养,恰是因为后勤保障充裕,这群人短时间内也不会离开。

伯爵伯纳德不得不在宅邸里多多考虑,还要通过男爵赫伯特的描述,对该军队做出分析。

孤寂的房间点着一盏油灯,他坐于木椅,两个成年的儿子站在一边候命。

另一个在场者正是埃罗图斯男爵赫伯特,若非必要此人没必要离开封地赶来达成。反正这家伙随着那些军队抵达,定然要汇报一些重大事宜。

伯纳德很感兴趣,就令自己的封臣如实汇报、尽可能详细的汇报!

对此,有着极大表达欲的赫伯特奉命滔滔不绝起来……

伯纳德这里洗耳恭听,他越听越觉得奇妙。

“他们真的会完全履行承诺?没有在埃罗图斯作乱算那小子讲诚信。就是不知道在我的城市是否诚信。他还打算在我这里购买粮食?得到粮食是为了继续战争?现在奥尔良伯爵投降肯定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那家伙还会去打谁?勃艮第人?还是巴黎?此事,图尔的罗贝尔什么态度?”

伯纳德基于赫伯特的描述萌生更多的疑问,不过……那小子愿意拿出真金白银购买粮食,单就这件事自己当然非常欢迎。

伯纳德也确信那小子的钱来得非常肮脏,定然是劫掠村庄、修道院,靠着杀人越货搞到的钱财。只要瞧瞧那些士兵金色的头发,所有关于诺曼人的野蛮传说伯纳德都想起来。

但是钱就是钱!那小子能拿出多少钱?

“这么说……那小子单纯买你的粮食,就给了十磅银币?”

“千真万确。”赫伯特很聪明得拍拍自己的肚囊,直到这时候伯爵才发觉里面存在金属碰撞声。那是什么金属?已经呼之欲出了。

赫伯特笑呵呵道:“咱们是亲戚,我得了好处岂能忘了你?我带了两磅银币,占了雷格拉夫礼物的十分之一。”

伯爵眼前一亮,灯火里他是双眼明显在颤动:“嗬!你在给我缴纳十一税吗?我其实……并不需要。”

说是这么说,但赫伯特从袍子里将布袋拿出,伯爵随即乐呵呵得命令自己的长子结果口袋,再拉开束口袋带回来。

伯爵探头一看,每一枚银币都有着查理曼的头像,它们成色不错,再油灯下锃光瓦亮。

赫伯特想笑自己的亲戚口是心非,他当然没有给封君交税的义务。他想要报答雷格拉夫的恩情,这又是送钱、又是未在埃罗图斯撒野、又是邻居,哪怕是出于自己的安全,男爵赫伯特必须与北方之邻雷格拉夫保证绝对和平的关系。

此事绝非他个人的问题,自己也要考虑更高级的波瓦蒂尔伯爵的态度。再中午时分看到阿基坦国王与雷格拉夫称兄道弟,赫伯特更加坚信了自己的主张正确且迫切——作为说客,促成自己的封君与雷格拉夫、布鲁诺等建立完全和平关系。

他们彼此毫无血缘关系,如今麦西亚大军突然站在波瓦蒂尔城下,雷格拉夫的手段粗糙且轻狂,一个年轻人的确当如此,但也深深刺激着大贵族。指望双方坐下来,中间站着阿基坦国王做保,双方就能达成盟约是不可能的。

除非伯爵能得到一切切实的利益。

赫伯特注意到自己的封君对卖粮食的问题极为感兴趣,他乐呵呵道:“那个雷格拉夫就买粮问题上给了一个很好的价钱,我就卖出了一部分。他最终给了我二十磅银币。”

“啊?这么多?不对!”伯爵伯纳德想了想:“恐怕你也没有卖出很多。”

“我的领地太小了,当然比不得你。倒是雷格拉夫向我透露一件事,他们为了继续战争是有意储备大量粮食的。我获悉一件微妙的事。”赫伯特刻意压低声音。

“什么事?”伯爵也眯起眼。

“我感觉,香农和图尔已经闹翻了。雷格拉夫真的只有十二岁,甚至……比这还要年轻一些。”

“他?看着得有十五岁,那小子的嘴角明显有胡子。”伯爵不屑得摇摇头。

“这不是问题。萨克森人布鲁诺肯定得有二十岁,这两兄弟都因年轻而容易冲动,不过他们在战争中经历很多,也学到了一些做人的道理。比如,尊重一些贵人。”

“是指尊重被我们推举出来的查理吗?你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雷格拉夫现在有兵有封地,他想自己独立做一些事。以后奥尔良会站在我们的阵营,图尔和南特就没理由再攻打它。依我拙见,图尔伯爵肯定不愿意去和勃艮第人开战,那家伙已经打下了勒芒,不打奥尔良就要北上打巴黎。”

“然后呢?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是与阿基坦无关,但与香农有关。雷格拉夫的军队你也看到了,他们的确训练有素。我想,雷格拉夫不愿意听从图尔的罗贝尔指挥去继续北上的。我想,查理也不希望这一点。”

因为赫伯特也是个老家伙了,作为自己的表亲,他可不是蠢材。

伯爵伯纳德不禁揪住胡须思考起来:“不打巴黎,雷格拉夫还能去打谁?勃艮第人?”

“最好是去打勃艮第人,这样对我们有好处。

“这倒也是。欧坦方面暧昧不清,如果他们把勃艮第人放出来……勃艮第人会快速抵达布尔日,比起攻击图尔,他们更容易攻击我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历史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朕真的不务正业

朕真的不务正业

吾谁与归
万历元年正月十九,万历皇帝朱翊钧,打量着面前的铁三角。第一位盟友面相颇为和善,她是大明的太后。第二位盟友只是个太监,他的职责是磕头。第三位盟友就是个权臣,他看起来霸气外漏。最后所有人目光移向朕,问朕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朕看看身份说,朕是:不务正业大皇帝本书又名:《朕有亿点点小爱好》、《皇恩碎地拳》、《让大明再次伟大》……
历史连载330万字
谍海风雷

谍海风雷

只爱煞英雄
谍海多凶险,于无声处听惊雷!我们编不圆演不像只会丢人现眼,可他们一旦失手就会丧失性命。
历史连载234万字
我的红楼生涯

我的红楼生涯

千斤顶
作为一名打惯了仗的贾瑜表示,穿越道红楼并非他的本意,打仗他在行,但泡妞他不在行啊,朝堂争斗更不行了,他好烦啊!
历史连载107万字
我的竹马是佞臣

我的竹马是佞臣

北望长安
晋江vip2017.8.18完结总书评数458当前被收藏数853他本一介布衣,终位极人臣。她本贵族小姐,却明珠蒙尘。她问“满朝文武皆说你心怀不轨,究竟为何不轨?”他答“为你。”内容标签主角秦岳、冷世欢┃配角你猜~┃其它此心向卿卿应识
历史连载69万字
湛二姑娘的幸福生活

湛二姑娘的幸福生活

温一言
湛二姑娘出身于一般官宦之家,但是耐不住有个当娘娘的姐姐,一家自此得道升天举家扎根在了大周帝都。好在爹娘给力,哥哥也厉害,家族地位稳步上升!她自己更是凭着细致体贴,聪慧能干俘获了一个天之骄子的心,让他认定了非她不可!祁王给我做个荷包。湛允好!祁王给我做件袍子。湛允好!祁王给我做盘点心。湛允好!祁王给我生个孩子。湛允你确定只要一个???这就是一个美貌姑娘凭着生活智慧赢取幸福生活的故事!本文甜宠文属性,
历史连载31万字
明末文豪从抄书开始

明末文豪从抄书开始

无相黄叶
古代文学专业毕业的王文龙穿越到了明代,身处万历二十七年,不会写八股文也不懂得打仗。恰逢明代出版鼎盛期,王文龙只得抄书混个糊口。没成想这一来他佳作频出名震天下:《儒林外史》《红楼梦》《海国图志》……太监中官想要招揽他,东林党人称他博学,传教士发现他比欧洲人还了解大航海历史,而王文龙也在不知不觉间踏上了改变时代的脚步。
历史连载2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