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常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昏黄的烛光映照着地面上几乎折叠在一起的影子,陆檀眸色平静的看着埋着头的殷止珩,这个动作,甚至都不需要她多费功夫,就能轻而易举用匕首贯穿他的心脏。

但是僵尸的外表坚硬无比,寻常之物伤不了他们,想起那把断裂的桃木剑,陆檀微微眯起双眼,她现在已经没有多少道具供她使用了,但是距离击杀一千只僵尸,还有段很长的距离。

况且,在外面还剩下其他两名玩家。

她的名字还在,就说明这两位玩家也知道何川没有杀死她,不过能够在a级玩家手下存活下来,势必也会深受重伤,如果她是韩笑,一定会在整座山搜索她的踪迹,陆檀想起玩家之间的标记,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找到墓里来了。

相比于陆檀的思绪万千,殷止珩一心沉浸在她血液的美味之中,滚烫的鲜血进入他喉咙的瞬间,就险些让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獠牙,他近乎虔诚的吸着从锁骨里不断冒出来的血液,直到最后只剩下露在外面的白骨。

那条伤口很深,在血迹消失之后,断裂的骨头便落在陆檀的眼前,他伸出手轻轻触摸着骨头:“很疼吧?”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里听出怜惜,她顿了顿,摇头,对她来说,这不是受过最重的伤,何况当时她一心都在想怎么除掉何川,并没有过多的在乎伤口,加上何川在匕首上用了毒素,所以对她来说,这次还好。

她看了眼伤口的位置,断裂的骨头似乎相较于之前,隐隐有在愈合,只是速度很慢,她抬了抬右手,活动还是有些不方便,但是能够恢复到这种程度,陆檀已经很满意了,毕竟她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殷止珩的视线顺着她的动作落了下去,他的声音有些哑:“骨头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谢谢。”陆檀的声音很浅,殷止珩便又抬头继续看着她,半晌,他才露出一丝笑容:“谢什么,算起来,吃亏的还是你。”

陆檀眉梢微扬,她将之前撕碎的碎布拿在手中,顺着受伤的部位,缠绕了一圈。

殷止珩看着陆檀的东西,微顿:“你以前经常受伤吗?”

他看着陆檀无比熟稔的动作,就像是她早已习惯受伤之后,自己包扎。

“还行。”

以前经常受伤,后面,能够伤到她的人就不多了。

谈话间,陆檀已经将伤口包扎完毕,甚至她还十分有闲心的系了个蝴蝶结。

殷止珩有些好奇的戳了戳蝴蝶结的尾巴:“很好看。”

陆檀懒得在这种话题上纠缠,她看着殷止珩放在桌面上的汤,上面还散发着热气,她问:“是给我煮的吗?”

“嗯。”殷止珩颔首,转过身将汤端了过来:“墓里就只有这些吃的,只能你委屈你先凑合下了。”

松茸熬制的汤,天然带着一股鲜味,陆檀轻轻喝了一口,眼睛一亮,毫不掩饰的夸赞道:“好喝。”

殷止珩的耳尖似乎有些红,他让陆檀坐下,慢慢喝。

陆檀搅动着汤勺,有些好奇的看向殷止珩:“这汤是谁熬的呀?”

总不可能是找僵尸给她熬的吧?要不就是从外面的村落里带进来的,但是后者应该更不可能,韩笑手上有追踪僵尸的道具,这些僵尸一旦在外面露头,他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殷止珩没有正面回答陆檀的话,而是眉眼弯弯的看着她:“你喜欢就好。”

陆檀握着汤勺的手微顿,她看着殷止珩红的滴血的耳尖,心下了然,但是也没有揭穿他,将汤一口喝完之后,她才觉得恢复了些力气。

她问殷止珩:“现在大墓是完全封闭的状态吗?”

殷止珩点了点头,他的声音很轻:“外面出现了一些我不喜欢的人。”

他这么珍视的一个人,竟然被那群人肆意伤害,只要一想到陆檀险些死在他们的手上,他便有些控制不住他的戾气。

陆檀从殷止珩的语气听出对玩家的厌恶,她有些开玩笑的问到:“那要是我想出去呢?”

殷止珩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最后在她坦然的目光下,低下了头:“你不喜欢这里吗?”

见陆檀没有说话,他又低声补充了句:“外面很危险,那些人,都想伤害你。”

陆檀没忍住,笑了笑:“逗你玩的,你看我的伤口还没有好呢,出去的话,至少等到伤口痊愈再说吧。”

殷止珩闻言,便松了口气,他唇角微微弯起:“那你想逛一逛这里吗?”

陆檀点头,殷止珩就找来一套衣服给她换上。

翠绿色的青衫和他身上的这件,尤为相衬,殷止珩看着陆檀没有任何装饰的墨发,从自己的发梢上取下黑色的发簪。

“我可以为你挽发吗?”

古时候,只有确立关系的两人,才能互相挽发,但是陆檀对于这些习俗并不在乎,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她点头之后,殷止珩看向她灼热的目光。

大墓外面,在何川名字熄灭的一瞬间,韩笑就难掩饰自己的震撼,区区一名d级玩家越级把a级玩家击杀,到底是何川技不如人,还是陆檀在隐藏实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社恐后爸娃综被宠日常

安静的蛋仔
[每晚23:00-24:00时间段更新,预收《病娇不就是又病又娇软[快穿]》求戳,文案在最下^3^]本文文案:某娃综新来了一对奇葩继父子。后爸裴昱,木讷寡言,墨镜从不离脸,据说是个毁容丑八怪,心理阴暗不敢见人,被剪辑里小太阳似的明星嘉宾对照成泥。儿子盛时安也有问题,合作卖菜其他崽崽都在卖力吆喝,就他冷着小脸在树荫下乘凉旁观。观众大皱眉头冲进直播间,准备声讨阴郁后爸带坏崽崽,却诧异发现崽们一直围着盛
言情连载13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