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非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见木牌篆刻的字,俨然是“醉生楼”的字样。

奚乔又抬头,再三确认。

金色的匾额明明确确地写着三个大字——醉生楼。

她犹豫不前,眼神微动,见来来往往的男客越来越多,敛眸握着木牌走了进去。

门前两侧的姑娘并未注意到她,奚乔畅通无碍地来到大堂。

大堂的建筑倒是别有一番雅致,悬梁上方挂满了五彩斑斓的绸带,戏台上的琴音回荡在偌大的屋子,空气中弥漫着桂花香,四面都摆上了花鸟屏风,屏风之后则有姑娘各执乐器合奏,每桌皆有酒娘为客斟酒,桌下不少文人骚客也趁此题诗几首。

大堂的人群熙熙攘攘,她穿梭其中,跌跌撞撞地来到一处风格朴实无华的房间。

一路走来,奚乔看见众多房间门前都挂了木牌,房门上都镶嵌了花花绿绿的饰品,唯有眼前这间房使她顿住脚步。

她四下查看,没有丫鬟和小厮来往此处。

正抬手敲门之际,身后传来一道稳重成熟的女声,“你就是奚乔?”

奚乔闻声,突地转过身,看向说话之人。

那人身着大红色的襦裙,外衣是翠绿色的纱,披帛也是鲜艳的红,其中上襦胸前的布料则绣了一朵红色的彼岸花,双手垂于腰间,看起来端庄优雅,奚乔的目光上移,此人流转的眼波尽显风情,朱唇微动,髻上簪了一支赤箭珠花,艳丽而又不俗,仿佛她的一颦一笑都摄魂夺魄。

奚乔怔怔地看向面前之人,良久无言。

倒是此人抿唇一笑,伸出一只手拉过她,道:“萧小将军向我提起过你,你手中的木牌就是我赠与他的。”

奚乔回过神来,闻此,紧紧地握住木牌,疑惑道:“为何他要我来此处?”

那人顺势接话,“当然是此地最为安全”,她拉着奚乔绕过好几个回廊,途中奚乔几次想问缘由都被她的话岔开,直到走到一处房间门口,她顿步,语气亲切道:“这些事往后你便知晓,这是你居住的房间。”

说罢,她从宽大的袖口里拿出钥匙递给奚乔,嘱咐道:“我叫钟乐,你可以唤我乐娘,我是这座楼的主人,往后有事来最顶楼找我。”

奚乔接过钥匙打开房门,道了一声谢,转身进了屋。

钟乐见房门关上后才离开此处。

醉生楼。

三楼房间。

钟乐取出纸笔,俯下身,在书案上迅速地写下一行字,待墨水完全干透,又将纸条卷起来。

她走至窗前,把卷好的纸塞进白鸽脚下,望着白鸽飞出醉生楼,才收回视线。

白鸽悠悠飞向内城。

镇国将军府,外院。

身着绿色锦衣的男子取下白鸽脚下的纸条,径直走向屋内,伴随着一道清朗的声线,“静俭,来信了。”

屋内的沈策闻言,倏地起身,目光看向持信之人,“说了什么?”

此人直接坐在椅子上,往后一躺,双眼一闭,语气很欠道:“你猜?要不,一个字十两?”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大国崛起1980

大国崛起1980

大江流
【安利完结文《大国制造1980》】【每晚9点更新】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锅炉》上,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设计落后,水平低劣,质量堪忧,服务差劲,在业内成了著名“臭老鼠”!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谁能解决问题,谁来当厂长!许如意:我能啊。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从臭老鼠成为
言情连载36万字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重生到我爸当渣男那年

梨橙橙
一朝重生,林望野来到了自己尚未出生的二十年前。小少爷受不了落魄街头这个委屈,绝境中灵机一动。去找我18岁的富二代爹继续啃老!抱着美好幻想,林望野去学校打听,最后来到一家黑网吧,他爹正指着等待复活的黑白界面破口大骂。林望野看不下去,把他爹从沙发上薅起来自己坐下,手起刀落秀翻全场。他爹:失散多年的野爹!我是废物带带我!林望野:……?就这样,林望野和他爹林深认识了。一时之间,他竟然分不清“他爸叫他爹”和
言情连载62万字
再少年

再少年

绿野千鹤
陆鱼一觉醒来,穿越到了十年后。好消息,十年后的他事业有成,财富自由,娶到了梦寐以求的男神学长。坏消息,男神正要跟他离婚。陆鱼:你跟二十八岁的陆大鱼离婚,与我十八岁的陆小鱼有什么关系?你离你的婚,我追我的男神,咱俩互不相干。要离婚的男神本尊:……明砚为了国外公司的问题,跟合伙人协议结婚,三年后公司稳定协议到期该离了,这合伙人突然坚称自己是穿越来的,死活不肯离这个婚。脑壳疼。陆鱼(攻)X明砚(受)
言情连载47万字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反派卧底,在线吃瓜

蜕月
桑萤穿到了反派老巢,她的身份是仙盟派来的卧底,活命全靠苟。魔门严查奸细,上一个卧底的脑壳已经在城门上挂了三天了。执法堂例行巡查,她眼看就要暴露,脑海里突然响起系统的声音。【宝贝,吃瓜吗?】【你面前这个......
言情连载3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