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争凰》转载请注明来源:混混中文网hhzww.com

唐卿月手上轻轻缠着丝帕,柔柔为他包扎。

她闭着眼睛,哪管能不能包到被她掐破的伤口,她要做的仅仅是个姿态。

随之,车厢内安静非常,许久没听到少年蛮子再发出咀嚼声。

她悄然将眼帘启开一道缝,瞥见他手中捏着半块樱桃毕罗,身子一动不动,好似走神。

似闲话家常一般,她自言自语:“一战三年,不知死了多少南弥兵将,又累及多少无辜的南弥百姓。你若果真逃出了出去,只怕……”

一叹后,她收住了口。

木诺凤迦眼睫一颤,迷蒙着双眸,想起了过去的那三年里,他做为奴娃,为同父异母的大弟木皮罗凤,鞍前马后奔走的日子。

于无数回战事里,他带着奴娃子们,朝东桓大军军阵杀进杀出,历尽生死。

更看尽被东桓大军攻下的城邑中,南弥百姓们血流成河,暴尸烈日之下,为野狗狸猫扯食……

见他依旧未应,唐卿月趁热打铁,带着推己及人的口吻道:“你为南弥大世子,南弥王和王后做出派你为质的决定时,应当很心疼吧?你出发来洛京那日,为你送行的王和王后必定很伤心吧?”

木诺凤迦喉头一梗,艰涩上下一滚……王和王后心疼他?为他伤心?

为这位瘸腿阿诗玛提及,他便起想从晏父口中,听到自己身世的那个夜晚……

送他出城的那日,伤心欲绝的,也仅是他的晏父。所以于这世间,他也只爱他的晏父。

若非晏父苦苦劝他、求他,要他随萧玉川来洛京为质,奔个好活头,他死也不会离开晏父。

方才,这位瘸腿的阿诗玛问他,于南弥可有想要保护的人——有,但那个人仅限他的晏父。

又因这位瘸腿阿诗玛提醒,他冲动逃离至此际,才悟到可怕的后果。

若他逃了,东桓再向南弥开战,不知南弥王可会怪罪他的晏父……

唐卿月见他久久不言,将垂着的头悄然抬起半寸,睁开一道眼缝,朝木诺凤迦面上瞧去——却呆住了目光。

这少年蛮子一双朗阔眼眸,不知何时变得殷红,亦不知何时蓄满了泪,眉眼间酿蓄着积重难释的悲伤。

心念一动,她明知故问:“你怎地哭了?可是在担心谁人、思念谁人?”

木诺凤迦被她问得喉结剧烈浮动,勉力强抑悲伤。未几,收不住的泪水如决堤的河,漫过他古铜色的脸颊。

见他哭了,唐卿月的心情大好,眨了一眨眼,她捏起宽大的袖口伸过手去,好心又殷勤地为他拭泪。

温声软语地,她哄道:“我也有想念的人,只是他们都死了,我再也见不到了!”

她又一叹:“可你思念的人,南弥王和王后都还活着。别哭了,待你在洛京为质期满,回去还能见到他们。”

再次被她的话触痛了心房,木诺凤迦转动被泪水蒙住的眼眸,呆呆看她,嘴唇颤抖不休……

唐卿月咬了咬唇,又道:“我阿爹阿娘、哥哥都死了,若他们还活着,我又有保全他们的机会,定会全力以赴。”

不知她哪句话、哪个词彻底击溃了木诺凤迦,他从她手中猛地抽出胳膊抹泪,忘了介意她睁开了眼睛。

他喉头强抑着哽咽声,两只胳膊左右开弓,豪放地重重抹泪,虽未放声大哭,哭得也算坦坦荡荡。

唐卿月被他这架式惊住……他哭得像个满腹委屈稚子!

这方才凶神恶煞,喊打喊杀的,野人般的世子,竟然被她几句话就说哭了?

强忍笑意,她再接再厉,伸手搭上他哭得颤抖的肩膀,劝道:“走是走不掉的。与我同处一车,若被人发现,还会担上挟持宫中女史的罪名。你得拿个主意,是否现在回馆?”

木诺凤迦拿开抹泪的胳膊,红着眼看向她,哽咽着摇头道:“我、我没穿衣裳,若被他们看到,会笑话我们南弥人粗鲁无礼。”

怕被人笑话粗鲁无礼?那他刚才对她又勒又掐算什么?

怕被人看到没穿衣裳?这么怕羞,出逃时不知顺手拿件外衣遮羞?拿条长巾遮一遮也好。

一转眸子,她脑中跳出个法子,手指车窗外面:“你去那里躺着,装着不醒人事。我喊人来抬你进馆,他们会给你穿上袍子。待那时,你再醒来不迟。”

她手指所向,是院门外一片不大的花圃,花圃内有两株数百年的高大文冠树。

时下四月头,文冠树茂盛的枝叶间,绽开着白粉相间的花,将树上遮得颇为严密。

手指上指树冠,她又出主意:“我会同他们说,你是树上掉下来的。你醒来后跟他们说,你又饿又怕,晕倒后摔下来了。”

木诺凤迦眨了一眨泪汪汪的朗阔大眼,看着她惊讶小声:“你怎么知道……我就躲在这树上?”

唐卿月也惊讶了。她哪里知道,他就躲在鸿胪寺馆外的大树上?

原来,夜里木诺凤迦于馆内沐浴后,穿着亵裤攀上了房梁藏了起来,想给鸿胪寺馆的人,造成他凭空消失的假像,引得他们惊慌。

果不其然,在浴室外监守的人,见他久浴不出,闯门而入。一见室内无人,立时就乱了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火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破云

破云

淮上
城市天空,诡云奔涌三年前恭州市的缉毒行动中,因总指挥江停判断失误,现场发生连环爆炸,禁毒支队伤亡惨重。三年后,本应早已因过殉职并尸骨无存的江停,竟奇迹般从植物人状态下醒来了。英魂不得安息,他必须从地狱重返人间,倾其所有来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在本文人设中,严峫表面痞段子手但心细如丝且非常正气,江停智商很高身体素质很差,说话反复斟酌性格克制谨慎,表面温文儒雅但行事作风带邪性。两个主角人设清晰自洽,没有
言情连载138万字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

一片雪饼
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第一周,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从几百、几千,到几万到不等,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头上的数字是0.00001,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第二周,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且不受控制,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而且,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
言情连载185万字
春盼莺来

春盼莺来

叶惜语
【下一本《劣情》求收藏~】微博@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顶流x记者/浪子回头/少女暗恋成真/破镜重圆1、没人知道,叶莺高中暗恋裴肆。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每天都听室友......
言情连载17万字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

文铱
【重生+年代+医药空间】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打压绿茶女、凤凰男,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
言情连载9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

丹青落
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肥章掉落,谢谢大家的支持~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他一回家,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
言情全本2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