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混中文网【h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表姑娘》最新章节。

腊月二十八,瑾卿大姐也从省城回家。

跟着她一起回家的还有炸红糖年糕条、话梅果干、蜜饯金桔、豆酥糖等小零食。

好久不见大姐了,苏玉瑶想要好好地陪陪她,而二姐瑾若也总是过来找她一起玩,她都没时间再顾上她在本草堂的那一丁点儿生意。

于是她干脆不供货了,“大过年的,歇两日,钱又赚不完。”

她这样开解着自己,被雪茶听了去,就打了个抿笑。

苏玉瑶见她笑,自己想着方才的话,也笑了——

是啊,这可不像刚来桐县时的自己,那时候恨不得每天都能找到赚钱的机会,随时随地都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了挣钱,故而活得胆战心惊如履薄冰。

幸而舅舅舅母一家对她实在是好,她那爱钻死胡同的心思过了半年才缓过来点。

之前在家中时,听到阿爹和阿娘吵架时的互相抱怨,一个说对方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一个则说凡事就爱跟别人比较,怎么不和离了干净。

爹娘是一对怨偶,却又因牵涉太多只好勉勉强强地过下去。

而又因她是个女儿,所以最不受亲生爹娘待见,凡事都以大哥为先。

而跟阿娘比起来,舅母就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阿爹埋怨阿娘“不贤”,舅母却实在是“贤”,对她这个外姓女儿都巴心巴肠。

所以这半年过去,苏玉瑶的气色肉眼可见地好了起来。

“哟,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苏玉瑶主仆俩正在说说笑笑,瑾卿大姐和瑾若二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苏玉瑶见她们人手一个小背篓一把小镰刀,必定是找她来同去做什么事情。

“说说家常,大姐、二姐,咱们这是要去干什么?”

“这几日天气好,县城北郊宁远庄里的折耳根应该长起来了,我们去挖?”

瑾若自从考过之后,就成天闲着休息,今天不是拉着她去外头吃烧烤,就是在院里自己捣鼓药膳养生汤,总之是一点医书也不想再看,一日本草堂也不想再去。

年节下去挖野菜?这倒是稀奇,可苏玉瑶起了心动了念,便立刻吩咐雪茶去拿工具,自己则起身到后院抓了一小把银瓜子,想着去庄子路远,两位姐姐若是渴了,还能去买个果饮解解渴。

路上,瑾卿问起苏玉瑶如今的生意如何,今后作何打算。

苏玉瑶则老实回答:“还可以,偶尔能有一两笔订单,不过都是舅母的面子。”

最后这句她实在没有说谎,但在大姐听来,她便还全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丫头,全凭舅母照拂。

“是阿瑶妹妹太过自谦了”,瑾若帮腔,“说是阿娘的面子,实际上东西都是她自己做的……”

弄明白个中缘由的瑾卿大姐也面露赞许之色,她是知道阿娘手艺的,虽然阿瑶妹妹可能受到了点拨,但能全部做出来被外人说水平参差,可见是下了功夫的。

而说起今后打算,苏玉瑶再次陷入了沉默。

她确实很想快点赚钱,但是又不想辜负舅母的一片心,而且还要担心外出到县城的食店做工,会让舅舅舅母失了面子。

“这样很好嘛,圣人常说,绝知此事要躬行,若真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还真得一点一滴从小事做起。”瑾卿大姐言语间又有了学院女夫子的气度,说出来的话总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

“大姐说的是。”苏玉瑶说,“我会好好思量的。”

姐妹三人租了一辆大一点的马车,她们各自的丫鬟也都随坐其上。

虽说天色好,但毕竟是腊月里,还是很冷的。苏玉瑶尤其心疼他们,有时候不免有物伤其类之感,因为幼时爹娘就曾恐吓过她,“若是不听话,就把你卖出去做奴婢换钱,供你哥读书。”

所幸后来大哥书没读几年,现在又到了舅母家,她才没继续提心吊胆。

半个时辰之后,车夫将车停在了“宁远庄”的门口。

走进去一看,苏玉瑶发现其中并不大,拢共十五亩良田,一座后山,然后还有个两进小院,并后厨、猪圈、鸡舍等,麻雀虽小,倒是五脏俱全。

“这是阿爹三年前买的,但阿爹只管买,其余一切都是阿娘在照管。”瑾若说着看了一眼大姐,“这些年我们家先后买了四处庄子,宁远,宁安,宁德,还有一个……宁清庄,宁远庄还是离县城最近的,我估摸以后这里是大姐的陪嫁……”

国朝惯例,要给女儿从出生之时就要攒嫁妆,舅舅舅母当真是考虑得长远。

苏玉瑶心里好羡慕啊,她知道自己的阿爹阿娘,是一点都指望不上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混混中文网】地址:hhzww.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跟他不熟

我跟他不熟

笑佳人
高三开学前夕,小区超市。陆津转过货架,看见一个女生正踮着脚往顶层摆货,雪肤樱唇,眉眼认真。狭窄幽暗的空间,他看了她好一会儿才移开视线。后来,同桌悄悄问何叶:“你跟陆津在一起了?早上我看见他帮你撑伞。”何叶:“没有,我跟他都不怎么熟。”再后来,同事找她八卦:“你跟组长一个高中?那以前认识吗?”何叶:“……认识,就是不太熟。”她刻意省略掉,高考后的那年暑假,陆津曾亲过她好多次。·先校园再都市,清新日常
言情连载4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自古沙雕克反派

自古沙雕克反派

纪婴
*在悬疑志怪小说《苍生录》里,江白砚少时孤苦,因血脉特殊,被收留于长安施府。清隽疏朗的少年生有一双潋滟桃花眼,内里却是个偏执阴戾的疯子,注定在苦难与折辱中逐渐黑化,祸乱天下。施黛一朝穿越,成了那位对他百般刁难,最终死无葬身之地的施府小姐。不幸的是,她没能把小说看完。在施黛已知的剧情里,江白砚只不过是个沉默腼腆、总受欺负的小可怜。*江白砚从未见过如施黛一般的人。当他屠尽满园妖邪后。染血的少年杀气缠身
言情连载41万字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叮,您的金手指已上线[快穿]

往生酒
逆改天命救世统统都不是问题。立意:不论大爱和小爱,都是爱。洛尘为了渡劫成神,开始穿越小世界帮执念者完成心愿。逆改天命?拯救末日?洛尘表示:幸好我自己就是金手指!
言情连载60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