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神魂师带着弹幕进入咒术界》转载请注明来源:混混中文网hhzww.com

“单二!”加奈把扑克牌摔在桌子上:“我要走了哦。”

桌面上躺着两个被拆开的盒子,一堆杂乱的扑克倒扣在上面。

五条悟捏起手里仅剩的两张牌,轻轻放到桌子上:“走了。”

“王炸?”加奈的脸色看上去瞬间不好了,整个人都蔫了吧唧的。

本来他只是想活络一下气氛,才提起要打斗地主,谁知道这一个两个都这么争强好胜。

虽然气氛是不沉闷了,但稍微有点过头了吧?

「跟六眼打斗地主?玩明牌吗哈哈哈哈哈。」

「五条就这样还输了两把呢。」

「我们加奈一把没赢,你们赶紧给我让一下!」

“再来一把,最后一把。”加奈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燃起斗志,直接伸手开始洗牌。

“已经十一点了。”江远早饭没吃几口,就开始了长达一上午的斗地主,实在是心力交瘁:“要不要休息一下。”

加奈洗完牌,把目光投向五条悟,试图从他身上找到唯一的希望。

“老子随便。”五条悟有些奇怪地撇过头,看向窗外。

听到这久违的自称,江远摸牌的手一顿,然后就受到了加奈的催促:“怎么了?”

他笑着把牌摸了起来,一个大王出现在面前。

看来运气具有连贯性。

【好牌!宿主,听我指挥,我带你血赢他们俩。】

他朝五条悟扯出一个笑容,系统对抗六眼,他倒是很好奇谁更胜一筹。有句老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虽然017平时比较傻,但毕竟也算超自然的存在。

江远在017的“指导”下再一次获得胜利后,加奈彻底绷不住了。

“哇。”她表情直接变成一个大写的“囧”字:“根本赢不了啊。”

「江远这斗地主技术也太超神了吧?玩战术的心都脏哈哈哈。」

「就连洗牌都很六,严重怀疑他们公司的培训包含扑克牌!」

「看似是三个人的游戏,实则是两人的博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练过啊?”加奈投来一个试探且质疑的表情,似乎对于她二十把都赢不了的事实,无法接受。

【宿主,本统似乎找到了进修方向了,急需几把继续学习一下!!】

系统不用吃饭,他们还需要吃饭呢。况且扑克牌能进修成什么,赌王系统吗?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早春晴朗

早春晴朗

姑娘别哭
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平凡、乖巧、听话、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后来,她像太阳一样发光,灼人、明亮,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张口成云烟:“尚之桃,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
言情连载68万字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

喜水木
文案: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取了个女生的名字,留着长发,就连那张脸,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花期越长,死气就越重。终于,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让他......
言情连载28万字
夫君的秘密

夫君的秘密

韫枝
(sc,he,日更。下本《明月痣》or《娇生豢养》).嫁入沈家一旬,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稳重有礼的丈夫,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闺阁之中,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望向她时,处处......
言情连载18万字
首辅宠妻手札

首辅宠妻手札

悬姝
下本会开的文文《公主失忆后》,文案在最下面【骄纵肆意女主x清泠嘴硬男主】【#又是被自家夫人拿捏的一天。】文案:沈观衣容色极艳。上一世为了让沈家家破人亡,她利用这张脸,引诱了两个人。一个是侯府世子宁长愠。一个是她的丈夫,李鹤珣。李鹤珣此人,年少时便是无数贵女藏在心里的白月光,后来更是燕国最年轻的摄政王。当初人人都道他将来必登天阁,成为不世贤臣。可这一个本该名留青史的公子,却被她拽入深渊,遗臭万年,成
言情全本53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