噼里啪啦炸开的火花一路顺着蚁后的血肉往里面钻了过去,蚁后吃痛,庞大的身躯竟然往后缩了缩。

一股被烧焦的味道瞬间就传满了这个山东,蚁后虽然愤怒,但是她却对这些在她身体里面燃烧的火焰却毫无办法,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火烤,她的腹部重重的在地上收缩曲张着,试图把自己再往里面缩一点。

她的腹部往后缩着,随着她的蠕动,她身后的山洞里的一块石壁应声而倒。

石壁稀里哗啦的破了开来,一泓幽幽的蓝光从里面冒了出来。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一抹蓝光是什么,那抹蓝光瞬间就消失不见了,只有赵铭,猛然的望向了那个里面。

他体内的小建木一下子窜了出来,一根小小的叶子在他的手指上卷成了一个指针,直溜溜的指向了那个地方,小建木也在他的脑海里拼命的喊着。

“爸爸爸爸!去那里!”

赵铭挣扎着站了起来,结果一下子就被闻智逸按了回去。

他正在死死的抵挡住在前方的那群白色的丧尸,满头大汗的问道。

“赵哥你干嘛,去哪里?”

赵铭望向那已经渐渐褪去的幽蓝的光芒,眼睛里面眼白部分被绿色的光芒所取代,他像是梦游一般的说道。

“那里……那里有什么……”

闻智逸抽空往后一看,哪有什么东西,往里面只有蚁后延伸的不知道有多长的腹部,而且她的腹部还在蠕动,不停的还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从那个黑暗的洞里慢慢的爬出来。

赵铭慢慢的站了起来,奇怪的是,那些东西好像都没有看见他一样,从赵铭的身边爬了过去。

视赵铭如无物。

众人又惊了,这又是什么事?

只见赵铭像是一缕幽魂一样,歪歪扭扭的就进去了那个山洞的深处,闻智逸在他背后一直叫他,赵铭充耳不闻一样,很快的消失在了那个山洞的深处。

王老师抽空瞥了一眼,只见赵铭的浑身上下都是绿色的光点,整个人悠悠荡荡的就进了山洞的里面,还好的是那些怪物把他当做空气一样,甚至像是一块石头,全部都避开了他。

看着赵铭暂时没有危险之后,王老师还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气,毕竟他现在的重要程度,甚至来说是高于她的,一旦赵铭出了什么事,她就算死也要把赵铭拉回来。

她对着后方喊了一句。

“别怕!他没事!”

说完之后,蚁后又是一顿猛烈的挣扎,她差点没有站稳被甩下来,赶紧一把把手抠进了蚁后的肉里,把自己挂在了蚁后的身上。

她吸了一口气,暂且稳住了身形之后,看向下方正在苦苦挣扎抵挡的学生们,不能动的蚁后在此时反而成为了他们的背后的壁障,帮他们暂且能够抵挡一波又一波的丧尸的冲击,力气大的杨鑫宇和刘一安现在挡在了最前面充当了前方的锋线,这群孩子还是很聪明的,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块的巨大的石头挡在自己的前面,从石头的空隙里反击着这群丧尸,比起大面积的和那些丧尸对撞好了很多。

杨鑫宇喘了一口气,又是一拳把一个试图把自己塞进来的丧尸狠狠的揍了出去,他的手臂已经有点发麻了,这些白色的软体丧尸看着肉体是软乎乎的,但是打进去之后完全不一样,打进去之后根本就不是看上去的这种感觉,硬度极高。

杨鑫宇甩了甩自己的手臂,再次运转起自己的灵力,竖起手臂挡住了一张没有眼睛没有鼻子,只有一张血盆大口的脸,感觉自己从这个封山村出去之后可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辅导了。

这也太精神污染了!

与此同时,赵铭好像是被什么指引了一样,慢慢的走到了蚁后身后的山洞深处。

越往里走,山洞里面越发的安静。

赵铭跌跌撞撞的走在山洞里,身边的丧尸们纷纷的避开了他,就好像他是一块会动的石头一样,绿色的光芒慢慢的散逸在他的身后,他的背上,不知不觉的爬满了绿色线条,就像是一副长在他身上的藤蔓一样。

他的脸上也不知不觉的全是绿色的,鼓起的经络。

他的眼睛已经完全的被绿色所取代了,就连瞳孔也是绿色的,眼睛望进去就是两个深绿色的大洞一样,除此之外,他的额头上,经脉鼓起,在上面慢慢的纠缠出来了一个形状。

远远的望过去,竟然像是一片叶子一样。

他像是被什么指引一样,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里面走去,而他的脚印,也渐渐的在山洞下留下了印子,脚印里,一些幽绿色的颗粒在发着幽幽的闪光,很快就不见了。

此刻的他,意识又开始旋转了起来,他现在满心满意的只有那个山洞的深处,他一路顺着往里走,甚至还扶着蚁后长长的身体作为扶手,顺着蚁后蠕动的腹部,往里面探究着。

终于,他发现了他想要的目标,一汪绿得甚至发出了蓝光的池塘。

他什么都不想,直接一头扎了进去。

池水很快的漫过了他的脸颊,脖子,肩膀,因为他是扎进去的,随后漫过了他的腰部,腿部,还有脚。

终于,他整个人都浸到了这汪池子里。

看似冰冷的池水,但是整个人沉进去之后,却是温暖的,它慢慢的拂过赵铭身上的伤痕,随着池水的浸泡,他身上的伤痕竟然慢慢的消失了。

他全身放松的沉在里面,一丝丝的气泡从他的鼻子处逸了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感到有任何的憋气感。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混混中文网【h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拯救修真二三事》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升温

升温

咬春饼
【文案1】22岁时,所有人都劝付佳希,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她搭了,结了婚,还给他生了个孩子。27岁时,所有人仍劝她,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还离什么婚?蠢?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岳总,这五年的辛苦费,您拿稳了!”【文案2】岳家祖母信佛,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我之夫妇,譬如飞鸟,暮栖高树,同共止宿”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与付佳希分开后,才恍然记起
言情连载39万字
重欢

重欢

简小酌
【正文即将完结】婚后第四年,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他先进京安置,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到了王府顾璎发现,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却被处处打压。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她选择了和离。***天子膝下空虚,太后抱孙心切,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回宫路上突降暴雨,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有人叩门借宿,隔着雨帘,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
言情连载36万字
驸马跪安吧

驸马跪安吧

望烟
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正值婚龄,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琼林宴上,她的柔荑一抬,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韶慕。君无戏言,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自此不能为官,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变为笼中雀。他不必再磨砺剑锋、灯下寒窗,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新婚半年,最初的热忱淡去,安宜面对韶慕冷淡,亦不再强求,
言情全本25万字
似婚

似婚

今雾
被家里多次催促联姻,林予墨总算遇到个还算行的结婚的对象,第一时间告诉傅砚礼。傅砚礼工作里头也没抬:真这么喜欢?林予墨不以为意回:还可以吧,长相是我比较喜欢的。没想到,她看上人......
言情连载6万字
初为人夫

初为人夫

上官赏花
【下本预定《极限接触》|微博@上官赏花】【18点日更|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好消息,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坏消息,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又闭嘴了。本以为开学
言情连载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