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英招见问,抬手给诸怀加了一杯夏日特饮,然后走到软垫边坐了下来:“想过啊,当然想过,昨天偷偷想了一个晚上。”

诸怀也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想过,然后呢?你是怎么想的?”

“我……”英招刚开口,总控台响起提示,是家政机器人来送饮品的通知。

诸怀“啧”了一声,猛地起身,三步并做两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拿了家政机器人托盘中的两杯饮料,“行了,你不用进来了。”

“好的,祝您用……”

没等机器人说完,诸怀就把门关上了,又快步走回软垫边,把饮料放在圆桌上:“一会儿再喝,你先把话说完。”

“你别着急嘛。”英招还是伸手拿了一杯,“我想的是,既然空间站和局里有人不想让咱们回去,那留在这里,也是一条退路,可是难道你不好奇这些事是谁干的吗?为什么要下这个手?天幕又是谁投放的?我们的任务是为了阻止历史时空之间的渗透,如果我们就这么撒手不管了,历史时空乱套了怎么办?”

诸怀听她问完这一连串问题,烦躁地在寸头上摩挲了两下,拿起桌上那杯夏日特饮,一仰头干了半杯:“我不好奇,跨时空执行队又不止咱们一个,活儿自然还有别人干,退一万步讲,就算乱套了,那又怎么样,关我屁事,反正又影响不到这里。”

英招抿了一口饮料,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可是局里现在知道我们都还活着,只是被困在这里,等通讯恢复了,知道我们是故意不回去的,会按叛逃处理,你不怕国际司法署向你家里追责吗?”

“我没家里人,血缘上就一个爹一个哥,追责,呵。”诸怀又一仰头,把剩下半杯也喝完了,她把杯子重重放回圆桌上,杯子底座发出“噔”的一声,“追呗,把这俩赌狗枪毙了,我给司法署放挂鞭炮,为民除恶了。”

“我不知道原来你跟他们关系这么差,这倒是跟我情况很像。”英招若有所思地说道。

听她说这话,诸怀也想起了她的事来,英招的情况在时空局比较特殊,原本这里的人,身份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但英招在被时空局从高校挖过来前,就已经在物理学界颇有名气了,她的多重宇宙矩阵理论拿国际大奖时上过学术新闻,后来因为身世纠纷,又上了一次社会新闻。

她原本是个孤儿,小时候走失被送到福利院,后来又被一个物理学教授领养回家,扶养长大。

但是在她获奖那年,突然冒出个男人联系媒体,自称是她亲生父亲,说当年家里生完一个女孩,又为接香火追生了一个男孩,结果那男孩生下来就有病,为治病花光了积蓄,实在养不起两个孩子,家里爷爷某天说带大姐出去玩,把她扔在了海边,回来说孩子走丢了。

她妈妈听说后指桑骂槐地骂了爷爷一通,跑到海边找了三天没找到,投海自尽了。

老头子却是心中不服,直嗔儿媳不懂事,气了两日后的一天晚上,他因喝多了酒起夜时一头栽倒磕死了。

经过了这一连串变故,家里就剩男人自己苦哈哈地打工赚钱给儿子治病,直到某天他在路边新闻里,看到了物理学奖获奖人的照片,凭胎记认出是自己的女儿,又看到新闻里奖金后面数不清的零,两眼放光。

他在采访中痛哭流涕诉说自己寻女多年,又说自己这些年过得怎样辛苦,但获奖者一直没有回应此事,也拒绝一切媒体采访,更不提什么相认的事。

这件事在网上发酵了一周后,开始有媒体人讽刺获奖者功成名就后拒绝与亲爹相认,网上一时间对于这件道德绑架争论不休。

时空局正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向获奖者提出可以换个新环境避开媒体骚扰,以高薪邀请她加入太空总署的多重宇宙研究项目,她权衡利弊后同意了,离开了就职高校,以“英招”作为代号,正式加入了时空局。

虽然在时空局里过得还算平静,但这两年她还是总能看到外界的舆论争议,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所以想到能有机会不再回到那个世界,她还是有些心动的。

诸怀平时在网上偶尔也能刷到些议论,就在这次任务出发前,因为英招的生父病故,她弟弟又接受了一次媒体采访,隔空向她喊话,网上甚至还有不少人同情起他来,要替他寻找亲姐相认,诸怀摇摇头:“你家那些破事,不回去才是眼不见心不烦,留在这儿多好!”

英招又抿了一口饮料,轻轻叹道:“我一想到这些事,也觉得留下来比较好,加上那次去拜访媞然教授,让我对多重宇宙有了更多新的想法,要说起继续做学术研究,也是这里环境更好,但是……”

她停顿了片刻,才又继续说:“这次意外原因还是未知,太空总署局势也不明朗,现在天幕仍在回收状态,表面上看来,咱们要么是被困,要么是叛逃,既然那个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咱们两个被定性为叛逃无所谓,但蠃鱼是领队,她要担责任的,看她的意思还是坚持要恢复通讯,争取能回去,总不能因为我们一己之私,连累她和她的家人吧?”

这话说完,诸怀也沉默了,灯光柔和的休闲厅里,两个人在软垫上抵膝对坐,都没再说话。

第二日一早,三人如常从各自的套房中走出来,彼此问了声早,因各人都有心事,所以今日休闲厅里这顿早饭,吃得有些沉默。

今天是这个世界的一个重要日子,夏季大议会,听嫫川说,这是全世界每年四次的全民季度大会,到会的除了媻娑部的民众外,还有这个世界其它地区的人,她们也都会在各自的会场上,通过远程全息影像一起参与进来。

经过世界不同地区的时间协商,这次大议会定在媻娑部帝丘时间下午两点钟开始。

这里的主会场,在她们这处崖居往东两百里左右的一个河谷内,她们三人今天也在受邀之列,嫫川说她今天还有别的事要忙,所以下午将由嫘明过来接她们一起去参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军营小食堂

军营小食堂

遇罗
预收《科举文炮灰弟弟啃老日常》求收~——正文已完结,番外日更中——本文文案:身为末世女教官的江婷穿书了,成了一个女扮男装、替兄从军的恶毒女配。作为女主的对照组,原身干啥啥不行,天天挨骂受饿,最后因为陷害女主不成,自食其果死在了战场上。穿书后,替兄从军的事已成定局,但江婷选择躺平。什么建功立业,光宗耀祖,封官加爵,名垂青史,她都不感兴趣。伪装之下,她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偷懒耍滑,叫苦连天,最后被无情
言情连载77万字
玫瑰先生

玫瑰先生

觅芽子
——番外隔日更——(男主从事服饰配件珠宝等奢侈品进出口贸易,正常商贸往来,已报备编辑)——她随家迁到西贡的堤岸华人区,穿过腐朽和破败的街道,跪在佛陀脚下。佛陀门下众生百相,她在迷雾中看到他施斋礼佛,长身玉立,不染浮光。她看出了神,目光停留之际被父亲拉回。父亲告诫:“那是先生,不得无礼。”杂乱的街口,酒徒斗殴后还留下一地碎片。她从长夜中看到他黑色的车停在路边。她吞了吞口水,大着胆子往前颤抖地敲了敲他
言情连载42万字
薄雾[无限]

薄雾[无限]

微风几许
【出版相关信息请查看微博@风太大我听不懂】【请勿在前面的章节剧透,我看有读者要气炸了】超忆症,患上它的人能清楚记得人生中的每一个细节,大到世界转折,小到脑海中产生过的每一道想法。他们过目不忘、求知若渴,使得他们极易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天才。传说季雨时就是这样的天才。另外,传说他是个Gay,长得还很漂亮。他要去支援天穹七队的消息一经传出,就炸开了锅。谁都知道七队队长宋晴岚一身匪气,深度恐同。不仅凭着超强
言情连载42万字
恃宠

恃宠

臣年
【实体已上市,详情见微博@臣年年年】【同系列文《骄宠》,古书画修复师x书香世家贵公子,隔壁可看】1、秦梵被称为古典舞界的宝藏级女神,一身玉骨软腰,天生就是为了舞蹈而生。冷颜系脸蛋美得明目张胆,大家都以为她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没有男人配得上。直到网上爆出来秦梵与一头银蓝发色的年轻男人携手同游。视频中,公认的人间仙女秦梵主动跳到男人身上,上演亲昵考拉抱后,还抵着额头索吻。大家万万没想到,仙女居然喜
言情全本74万字
姜芙

姜芙

鹿燃
正文完结,修文,番外中......古言《凡心动》求预收,文案最下————本文文案——————【原名《宦妻姜芙》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所以改了】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不受重视,处处仰人鼻息。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这辈子栽的彻底。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婚后,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
言情连载48万字
月港

月港

喜福
简介:【18号入v,入v当天万字更新~】唐月舒是家族里最叛逆的那个,家里铺好了一条锦衣玉食的路,让她能当上风光的富太太。她一声不吭跑去巴黎留学,家里停掉了她的卡,没吃过苦的大小姐第一次......
言情连载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