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之间即是傍晚,古秋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道我出来一天整。小娟答道:“对,赶紧回去还得赶紧回来。凤你去拿五十两银子,多了二姨拿不动,拿回去给老太太看病用。”此时把古秋玉弄得张口结舌,不拿,穷人家亲眼得见,也是我自己向外抖弄事。拿吧简直说不好意思。

祝莲道:“二姨你怎还想不通呢,事情都说明的。这家你来当,我们只帮着你走这一步。赶快回去赶快把小瓶和二姨父请来,没时间愣着。”随叫孟玉琴郇玉荣你俩把银子拿好,送二姨家门上,你俩赶快回来。古秋玉左想右想,没有一点好主意。也只好服从,跟俩大姑娘向门外走去。宝珠等送出大门,又等玉荣俩回来方得回内宅。

古秋玉边走边自忖,想想前边想想自家,拐个弯抹个角,直截了当进了自己北屋。这间屋多年白墙还是结婚时刷的,都已被烟熏火燎成黝黑。她把银子扔在炕上,背靠两床被子坐一会。想呀想呀,想今天这所遇的事。心里似开得锅紧一阵慢一阵,硬一阵软一阵,她激动得头压在炕上,四个叉四通八达,两脚捶炕,两手一左一右。咚咚砸这个大坯,还接一层席,自己总想,要不摔不砸,不撇那碗不甩在前院去,恐怕请都不肯过来。这一下我还当上二姨。嘿哎呀,我说不好,我说不好。只见门帘呼的一声,黑咕隆咚摸上自身。古秋玉一见猛的急坐起,头咚的一声,跟着听哎呦呦的一声。

古秋玉方知是小瓶爸,厉声的道你向屋闯什么?德寿直跺脚道:“你撞我鼻子喽,这血我堵不住。”小瓶妈说:“你别转啦快去北屋,这屋没有洗脸盆。”他转身向外猛冲。只听哐的一声喂呦呦,我的妈那。古秋玉一听是二嫂子被德寿撞倒。德寿毛腰去搀二嫂子,鼻血流二嫂一脸,二嫂子被撞个仰脸躺呢,嘴里喊道:“德寿喂,是什么流出来黏黏糊糊,弄我一脖子一脸?你快躲开我。”

他还毛腰想把二嫂拽起,后边秋玉伸手就捶这德寿。德寿脚未得力向前一撮,正好把二嫂子压半身,把秋玉气得又踢又撞。

二嫂道:“小瓶妈你别捶他,他压我我受不得。你捶他他使劲更压我呢。你叫他起来,我自己会起来。”秋玉噗嗤乐道这是怎弄的。二嫂子道:“你就别管怎么弄的啦!反正是乱套喽。”

德寿爬起来向北屋紧走,小瓶听厢房乱折腾,慢慢出来,见她爸爸捂鼻子问怎么啦。德寿道你别问,洗验盆呢?小瓶去端脸盆。可水缸里水没多少啦,好歹凑合吧。

这厢房秋王把二嫂子拽北屋向炕上推。凤英道你要做什么。秋玉道上炕得劲,把裤带解开。边说边给解,凤英就推。秋玉道还有一点不老实。顺手把银子向裤裆摁,凤英就连推带说妈娘那,又硬又凉。我说小瓶妈你这是什么玩意?话没说完又一块。左边撑右边摁右边撑左边摁。

凤英道这家伙跟冰似的,你等我把裤带解开叫你随便弄。秋玉乐道那时叫你脱你不脱,这时你想脱,我不弄。跟着一块一块从裤裆抓出。

风英道你上哪里弄来的河光石?秋玉把银子都放进被子里,头一压靠墙躺下。凤英道小瓶妈你和我冒什么坏。秋玉不言语。停一会凤英站在炕上,把裤子抖弄抖弄,又缠好裤带,坐在炕沿,刚要问前边做什么叫你去。

德寿挑门帘进来,见都炕沿坐呢。他轻步的悄悄把二嫂一搂,凤英乐道:“今晚你两口子要做什么。你俩要睡觉我走,我不耽误你们。”秋王乐道二嫂子还想说什么?

风英道:“对喽!德寿快去北屋把灯端来,屋里有蝎子。”德寿心实,嫂子说啥是啥赶紧端来,一掀门帘凤英道:“你把捻拨亮着点,这蝎子不小。”秋玉还是乐。凤英道:“德寿你别把油叫这小瓶妈撞上。你就在地上站,我找。”一伸腰把被子拽过来一抖弄,哗哗银子都掉在炕上。跟着道:“小瓶妈,你出去一天挣这么多银子,德寿你给我打她口供。”

秋玉乐道:“这银子是我把小瓶爸卖掉。还没说一天的价多少,等干几天瞧,这是五十两做定钱。”凤英笑道:“有什么都方便。你问好小瓶答应吗?你作主,如闺女儿子都不答应,你的脸向哪放?”

小瓶听见声过来问道:“妈妈咯咯叽叽说什么呢?我爸今天住家里,该睡睡觉吧。我还想问一下,中午向咱家送一桌席,妈你知道吗。”秋玉道:“这我可不知道。呦,呦这哪来这么多银子?”小瓶急问妈快说有什么事,妈你看你喜欢的。

秋玉道:“那里等呢,不能睡觉。嫂子我跟你说马上叫小瓶过去,叫她爸也去。开好多买卖叫他领东。把事都交给咱们,马上去那里研究。叫咱们孩子都过那边去。叫小瓶爸爸赶紧找人,一半天货就来到,事不宜迟赶紧去。”

“二嫂子你先陪咱妈几天,等两天再看,这刚刚开个头。”小瓶跳脚道我穿什么去?就这一身怎见人呢?秋玉道:“咱家有什么你还不知道?还是我舍不得你穿?你去那边看看再说,也不能等做好两件衣服穿上再去,那里不能迟缓。都是和你一样大的丫头那里等着呢,咱马上走。”

外边小伙计喊呢,姑姑我们送席来,是六个人的。说叫三爷爷赶紧过去呢,那里等门呢,还有姑姑赶紧和三奶奶过去。

秋玉道:二嫂子咱又办后边去。拽着小瓶跑哇。是边回头叫德寿跟上。这德寿在此情况之下,也不能不紧追。三口子进得大门,四丫头把小瓶拽走,两个男的把德寿拽去。秋玉迷离迷糊也不知进入什么所在,反正是大围捻保险灯这屋挂三个。只见熟人是殷萍。

殷萍笑嘻嘻道二姨,这里是铺房的后边配房,前边是绸缎庄,外边大车二十辆卸货呢。走我领你去看。刚出街门马嘶人喊,道这箱里是罩灯,还有五十个手打汽灯,留神慢放一通热闹。姐几个转个弯又回另一个客厅。这里小娟柴凤珍祝莲金玲迎春宝珠还有德寿。

祝莲说呢,明天这里弄个招待地方。我们主要寻老诚人,会做生意为主,多寻徒工。拣那老诚的亲朋想办法拽他们一把。小娟道暂且开市,人位不足我们可以加入,等人位添足我们退出。今天是八月初九,咱八月十二开市。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混混中文网【h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銮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我在废土世界扫垃圾

有花在野
【第一卷·末日将至·完】【防盗70%,有事会请假。】-本文文案-正在末日带头打丧尸的祝宁穿越了,这次她穿越到了废土世界。这个世界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都被污染。人类都被划分为五个等级,她成了最低级的五等公民,也就是倒霉的残次品一穷二白的祝宁不得不去当清洁工扫垃圾。听说,在废土世界扫垃圾钱多事儿少,堪称梦中情工。只不过……这个扫垃圾怎么跟她理解的不一样?进入消失的一号线,她碰到了拎着公文包,长着鱼头的鱼人
言情连载279万字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从龙族开始的技能抽取

食草凯门鳄
一次意外,郑曙获得了可以穿越世界的金手指,而且每到一个新世界都能抽取一个新的技能。【已成功穿越世界】【开始抽取技能】【抽取中……】【恭喜获得技能:方便的方便面】【技能抽取完毕,请努力探索新世界】【祝您探索愉快】方便的方便面:使用者可以随时召唤当前所在世界常规概念中的方便面。郑曙:“???”“等会儿!这也能算技能!?”已结束世界:龙族,神代型月进行中世界:一人之下
言情连载348万字
雾色纠缠

雾色纠缠

白鸟一双
★正文完结,番外ing~下本《孤独月亮》!☆强推好基友好文~破镜重圆《冬宜两两》by絮枳,小甜文《冬日特调甜摩卡》by葫禄,文案见下!★矜贵心机豪门大佬X明艳单纯建筑师|先婚后爱|男主暗恋成真,微博@白鸟一双商氏集团掌权人商叙,雷厉风行,阴沉威吓,做任何事都冷静自持,从未失过分寸。在此之前,南城没人想到,他会抢了自己外甥的女朋友。订婚前夜,酒吧里,撞破男友去见白月光的温舒白,则见过商叙的另一面。男
言情连载30万字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女配在后妈文摆烂吃瓜[七零]

络缤
机械厂驾驶员邢锋从外头带回三个孩子,家属大院炸成一锅粥,这下有热闹看了!谁不知道邢锋的老婆石立夏是个能作的,平常没事都要搅几分,现在不得闹翻天。结果大家等啊等,竟然什么动静也没有。而且石立夏再也不作不闹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天天笑眯眯的,端着茶缸子,到处晃荡。只要有热闹的地方,一定能看到她。要么就是搬个小板凳在大院里晒太阳,跟一群老太太一块耍,听她们说东家长李家短,成天不着家。“那谁谁长那么高那么
言情连载47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