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然知道母亲最大的心愿不仅仅只是看看施未攀,她应该还想跟那个男人说说话,见见面。

只是这样的心愿,施然没有办法帮她完成。

她不觉得见了面就真的能够了了心中的遗憾,她害怕见了面之后会是更大的灾难。

施然当作不知道母亲心里的愿望。

如果让施未攀的老婆知道母亲,她不知道那个女人能不能允许母亲的存在。

施然不敢去冒这个险。

【还好吗?】

睡前,施然收到了裴明州的信息。

施然想着母亲说的话,她和裴明州那也是阴差阳错认识的,裴明州对她好,那是因为她沾了施琪的光。

那个男人对自己再好,也不是缘于她本身。

【嗯。】

对方正在输入。

施然盯着那几个字,很快就又回复了过来。

【你妈妈还有什么愿望吗?】

施然反复看着这几句话,她犹豫了片刻,打出了几个字,【她以为我跟你有关系。】

发出去后,施然的胸口紧了又紧。

她想知道他在看到这句话后,他是什么样的反应。

等了好一会儿,那头始终没有回应。

施然心中了然,她把手机放下,准备睡了。

刚关了灯,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着急地赶紧把手机拿起来看,点开了微信,看到他的回复。

【你怎么说?】

施然微怔,这几个字,这么难打吗?

她回复道,【我说我们没关系。】

确实也是。

【嗯。】

施然看着这个字,知道这次的聊天该终止了。

她退出了微信,放下手机,这一次彻底不打算再去期待什么了。

她这么多年都没有期待过谁会给她发信息,破天荒的,对裴明州信息,却是有点上心了。

扯过被子蒙住了头,她不想去细细想这其中的变化。

她不知道有任何人来改变她的习惯,也不希望被人左右了情绪。

这一觉,施然睡得极为不踏实。

她竟然梦到了裴明州。

梦里,她和裴明州在一起,就是好像看起来光明正大,但实际又好像没有那么名正言顺。然后,施琪出现了。

施琪冲出来打了她一巴掌,说她当小三,抢了她的男朋友。

最重要的是,裴明州就站到了施琪那一边,冷漠地看她。

施然醒过来的时候,把这个梦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很扯淡。

这样的梦,得多没脑子才能做得出来啊。

睡不着了,看了眼手机,也就五点多,外面的天还没有亮。

她出去洗漱,然后开始做早餐。

母亲喜欢吃包子,她就一早起来和面,发面,把昨晚剁好的陷拿出来包,上了蒸笼,太阳都出来了。aishangba.org

施然锅里熬着粥,她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就看到了母亲起来了。

“好香啊。”母亲走到厨房,“这是蒸了包子?”

“嗯。”施然看了眼时间,“过一会儿就能吃了。”

“真能干。”母亲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满眼的欣慰,“你这么能干,又这么乖巧,以后一定会讨婆家喜欢的。”

施然无奈地笑了,“妈,我不嫁人。”

“傻丫头,女人哪有不嫁人的?再说了,说不嫁人的那也只是没遇到喜欢的。遇到了,就会迫不及待地想嫁给他。”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混混中文网【hhzww.com】第一时间更新《明撩暗诱》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穿成科举文里的嫡长孙

MM豆
李念意外穿进一本名为《庶子风流》的科举文中,成了伯爵府里的嫡长孙裴少淮。原文中:男主裴少津是庶出,但天资聪慧,勤奋好学,在科考一道上步步高升,摘得进士科状元,风光无两。反观嫡长孙裴少淮,风流成性,恣意挥霍,因嫉妒庶弟的才华做尽荒唐事,沦为日日买醉的败家子。面对无语的剧本,裴少淮:???弟弟他性格好,学识好,气运好,为人正直,为何要嫉妒他?裴少淮决定安安分分过日子,像弟弟一样苦读诗书,参加科考,共复
言情全本147万字
坠落

坠落

甜醋鱼
周挽X陆西骁阳明中学大家都知道,周挽内向默然,陆西骁张扬难驯。两人天差地别,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这两人会站在一起。接着,流言又换了一种——陆西骁这样的人,女友一个接一个换,那周挽就凭一张初恋脸,不过一时新鲜,要不了多久就会惹陆西骁生厌。后来果然,周挽转学离开,陆西骁如从前一般游戏人间。一切像是从没发生过。直到那晚酒醉,他疯了一样给周挽打电话,被挂断又重拨,直到周挽终于接起。她没
言情全本62万字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快穿]

忘书
专栏预收《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求戳嗷呜~◆【收尾中】【世界五可宰】【18点更新】稚乔刚破壳,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你要让反派爱惨你……救命!哪来的婴儿工?!!”在系统一连串的“完了死定了”尖叫中,小稚乔粘上蛋壳,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的腚下。疯批影帝(嘲弄):新型幻觉?病娇厂公(眯眼):暗算本座?魔化仙尊(冷笑):外置金丹?……蛋壳再次破开,露出里面粉雕玉
言情连载59万字
一枕娇

一枕娇

陈十年
【小甜饼,预收《求神不如求我》求收藏~】10.23休息一天~宝言生母身份微贱,又是家中庶女,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并且胸无大志,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一朝阴差阳错,失了清白,被人揭发。将要受罚时,却被太子的人拦下,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众人又羡又妒。转念又想,以宝言卑贱的身世,即便做了太子侍妾,恐怕也只是殿下
言情全本41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