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闻不可》转载请注明来源:混混中文网hhzww.com

江之青一辈子趾高气昂,从没受过这种侮辱,他此刻愤怒至极,右手撑在椅子扶手上,左手颤颤巍巍地指着闻衿,然后看向陈以乘:“好啊,你现在这么跟我对着干,是你女朋友教的吧?”

还不等陈以乘回答,他又说:“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妈就是个克我前途的扫把星,生下你也是个孽种,连带你交的女朋友都是个没家教的玩——”

啪的一声,桌上的玻璃杯应声而碎。

闻衿看到,玻璃杯不是被摔到地上碎的,而是陈以乘拿在手里,把杯子磕在了桌子边缘,此刻的杯子只剩杯底没碎。

陈以乘被碎片划伤了手,鲜血一滴一滴地滴在洁白的地砖上。

他将杯口对准江之青:“我们的关系就像这个杯子一样,碎了就是碎了,永远不会有破镜重圆的一天。还有,‘扫把星’、‘孽种’、‘没家教’,才是你这个混账爹的特有标签。我妈跟你离婚后,找的男人有家暴倾向,这两年生了自己的孩子,才有所和缓。我因为你,莫名背上杀人黑锅,我和我妈的一切还有那个无辜的张一文,都是拜你所赐。”

陈以乘脚下踩着玻璃碎渣以及被打碎的餐盘,闻衿听到他的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就像是骨头碎裂的声音,他的声音恶寒至极:“你应该拿命来偿还。”

“原来,只要你答应跟我断绝父子关系,我便放你一马。”陈以乘咬牙切齿地说,“但你刚刚侮辱了我的女朋友,江之青,你等着坐牢吧。”

话落,陈以乘扔掉手里残破不堪的杯子,然后用干净的左手牵起他心爱的人,转身往门口走。

江之青身形无力一摆,撑在椅子上的手,骤然滑脱,往后跌退几步,随即又恶言相向:“他可是患有严重的焦虑症,发作起来还会自残,你确定要跟他在一起吗?说白了,他就是个神经病,以后你们的孩子,也会是个神经病。”

闻衿顿然止步,面庞寒意尽现。

陈以乘捏着她的手,仔细地看她的每一个表情,对于自己的情况,他一直没有坦白,就是怕闻衿会有顾虑。

他觉得,此刻的自己,自私自利,简直像个面目丑陋的恶魔,又别开了眼睛,手指也慢慢松开。

无论闻衿是什么决定,他都会接受。

就在他的指尖要离开她的掌心时,突然感觉到手指被她紧紧握住,他抬眸看去,闻衿不悦蹙眉:“干嘛?我也不正常啊,咱俩正好,天生一对。”

随即,她举起自己和陈以乘紧紧相牵的手,看向江之青,神色里隐隐有炫耀的意味:“你觉得他不正常,但他平时做得都是善良的事情。反观你,看似是个正常人,却总做吃人不吐骨的王八蛋。你说他患有焦虑症,会自残,那又怎样?他又没伤害别人。我也有情感障碍,但他却在治愈我。而且,就算我不问,我也知道,他这焦虑症是被你逼出来的。在我看来,他是个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普通人,而你,我看着倒像是个神经病。”

说完,闻衿拉着陈以乘离开江宅。

他的手受伤了开不了车,闻衿开车带他在一家药店门口停下,买了点包扎的伤药。

从药店出来,闻衿看到陈以乘坐在花池边,无神地看着车水马流的人间,但他感觉周围热闹喧嚣都避开了他,内心木然愣怔。

“如果疼了就告诉我。”闻衿一边在伤口吹风一边小心翼翼地涂抹碘伏。

涂了半天,他一点声音也没有。

闻衿抬眸看去,陈以乘眼眶湿红,像个小狗似的紧紧地盯着她:“怎么了?从那儿出来,你就一直没说话。”

随即,她想了想又说:“我知道,虽然你跟他断绝父子关系了,可真正的血肉亲情被刻在骨子里,怎么也无法割舍,你可以记着他是你的父亲,但千万别再心软,又被他伤害。”

包扎完后,她揉了揉他的脑袋:“你只需要记住,能给你幸福的只有我,其他的,什么都不用去想。”

说的很做作,但却又像个江湖侠女,匪气凌然。

但陈以乘知道,她说到做到。

刚刚,江之青曝光他有焦虑症,说实话,他很害怕闻衿因此离开他,倒不是对彼此之间的感情没信心,而是他下意识的不想拖累她。

一开始,他只是想知道,闻衿退团的真相,如果需要他的帮助,那他可以倾尽一切。可随着一步一步接触,他便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总是想要从闻衿身上得到再多一点温暖。

仿佛,只要不说出来这个秘密,他就可以继续肆无忌惮。

可他的内心却清楚的知道,总有一天要曝光的。

从出生到现在,陈以乘就像是在悬崖边行走的人,他的生命岌岌可危,可总是因为贪恋人间风景,迟迟不肯迈出决定命运的那一步。

就在大风吹过来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即将坠入漆黑的深渊,可关键时刻,有人发现了他,将他的手紧紧攥在掌心,不容许他反抗,硬是要给他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闻衿看他不说话,便起身站在他面前,将他搂入怀中。

陈以乘顺势搂紧她的腰,低哑沉闷地声音慢慢响起:“闻衿。”

“嗯?”

“我没有家了。”

闻衿握着他的胳膊,让他稍稍松开自己,然后牵着他的手蹲下来看他,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里面收纳了万千星辰,她粲然一笑:“谁说的,你还有我啊。”

吧嗒,陈以乘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砸在她的手背上,炽热滚烫,他埋在她的颈间,抱住她的身躯,所有的无助都在这时顷刻发泄。

等了一会儿后,陈以乘似乎没再继续哭了,闻衿吻了吻他的颈窝:“男朋友,你女朋友的腿已经蹲麻了,可以帮我揉揉腿吗?不然的话,我可就要收费了。”

噗的一声,他笑了出来,松开了她。

闻衿在旁边坐下,把腿搁在他的腿上:“捏吧,小陈子。”

陈以乘此刻低眉顺眼,睫毛上还挂着水珠,眼眸也被洗得亮晶晶的,鼻尖也红红的,让人忍不住的心疼。

她勾住他的脖子,稍稍借力,直接坐到他身上。

“怎么了?”陈以乘将她耳边的发丝掖在耳后。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桃李颂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混混中文网hhzww.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超神:文明崛起

超神:文明崛起

撒娇的野狗
在弱小中崛起,在混乱中盛放,神权时代已然落幕,谁敢自称“神”?这是凡人的星舰巨炮时代……
言情连载328万字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弃太子成为虫母后

白荔猫
(快穿万人迷训狗大师轻松系爽文《都说了我很娇纵了》求收藏)(推一推基友刀尾汤的大女主爽文:《登基,从穿成外道女修起》)■■夏国太子长青此生有三件憾事。一是天生神童,却母亲早逝。二是幼年受尽万千......
言情连载13万字
破云2吞海

破云2吞海

淮上
那些窥探的触角隐藏在互联网浪潮中,无处不在,生生不息,正逐渐将现代社会的每个角落淹没至顶。“深渊中隐藏着庞大、复杂、根深蒂固的犯罪网,‘马里亚纳海沟’远比警方所知的更加深邃,却又近在你我身后——”津海市公安局新来的吴雩温和懦弱、寡言少语,对来自严厉上司的刁难毫不在意,只想做个按时领工资混饭吃的背景板。没人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一颗被毒枭重金悬赏的项上头颅,和曾经深渊屠龙的少年肝胆。本文人设灵感见原文第1
言情连载139万字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路人甲和豪门大佬联姻后

宁翊
顾忱曾是穿书局的大佬,历经999个世界后终于可以退休养老。他选择回归平静生活,做个平平无奇的路人甲。于是与厉家掌权人联姻后,他天天喝茶看报,如愿成为一个毫无存在感的联姻工具人。直到——丈夫弟弟公司遭遇危机,丈夫远在国外。弟弟求到面前,给他塞了套西装,求他代替丈夫撑个场子。他叹了口气,脱下真丝家居服,戴上金边眼镜,出席商业谈判。第二天,弟弟拿下了项目,而offer塞爆了他家信箱,猎头打爆了弟弟电话。
言情全本38万字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

春生夏合
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戾气深重,又有克妻之名,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人人避之不及。之后遭人陷害,流放北疆,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两人相互扶持,情愫暗生。等他杀回国都,登临帝位,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新帝抱着尸体,一夜白发。重活一次,他决定好好爱他,弥补遗憾。
言情连载99万字
二嫁驸马(重生)

二嫁驸马(重生)

千山雨
简介:【40w全稿存稿完成,宝宝们快来我碗里。本文有榜随榜更,无榜日更,每晚6/9点更新,球球宝宝们评论跟收藏嘤嘤嘤~~~专栏预收《侯府婢她拒拿万人迷剧本》(稳定日更)丶《果然我的炮灰女配剧本搞错了》......
言情连载43万字